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沉默的麻雀的博客

中外老照片精华荟萃 历史影像 环球博览 军事贴图......

 
 
 

日志

 
 

近代史上美国对拉丁美洲的武装侵略  

2016-12-03 21:44:46|  分类: 国际风云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美国一七八三年脱离英国独立后,就产生了侵略拉丁美洲的野心。一七八六年哲斐逊说:“我们的联邦必须看作一个根据地,从这里开始,我们向整个南北美洲移民。”①他还提到要一片片地“吞并西班牙的殖民地”。同一时期,汉密尔顿也表示要建立“美洲体系”②。
 
十八世纪末和十九世纪初,拉丁美洲各地先后爆发了轰轰烈烈的独立运动。美国对这一运动一直玩弄“鹬蚌相争,渔人得利”的手法,一面在“中立”幌子下对这一运动采取隔岸观火态度,不予支持,一面又趁火打劫,武装占领了与美国十三州毗连的西班牙殖民地——佛罗里达,攫取了五万八千六百多平方英里的新领土。
 
拉丁美洲各国独立后,政局动荡不宁,封建土地所有制普遍存在,资本主义不能正常发展,经济落后,人民贫困。英、美等殖民主义,乘机侵入。一八二三年美国又进一步利用当时国际形势发表“门罗宣言”,表面上宣称“美洲是美洲人的美洲”,实际上是要把美洲变成“美国人的美洲”。从此便开始了美国对拉丁美洲的全面侵略活动。
 
美国对拉丁美洲的侵略活动是多种多样的,涉及政治、经济、军事和文化等方面。两手并用,花样翻新。第一次世界大战前,在这些侵略活动中,武装侵略一直占着重要地位,它给拉丁美洲人民带来了深重的灾难。

 
近代史上美国对拉丁美洲的武装侵略 - 沉默的麻雀 - 沉默的麻雀的博客
 
 
当时,美国的这种武装侵略大致分为两个阶段:十九世纪中叶前,美国由于资本主义还处在发展初期,实力有限,武装侵略的次数较少,范围较小,仅限于毗邻美国领土的墨西哥、尼加拉瓜等国;十九世纪末和二十世纪初,美国由于资本主义的迅速发展,并已进入帝国主义阶段,武装侵略较前更为露骨、疯狂和险恶,次数日益频繁,范围日益扩大,由加勒比海、中美洲、南美洲至太平洋各地。
 
本文只打算对上述两阶段中几次较重要的武装侵略活动作一些揭露。
 
一、在实现“天然疆界”的口号下,无理侵占墨西哥的大片领土
 
美国在十九世纪六十年代南北战争以前,还处在资本主义发展的初期,基本上是一个农业国。北方资产阶级和南方种植园主的势力,还不够强大。当时,他们向外扩张的实际活动,主要放在“西进政策”上面,把美国领土从大西洋沿岸的十三州,向西扩张到太平洋沿岸,以实现其所谓“天然疆界”。因此,墨西哥首先成为“西进政策”的牺牲者。
 
十九世纪二十年代末,美国西进移民已经到达墨西哥领土——得克萨斯地区的边境。美国总统约翰·昆西·亚当姆士和杰克逊,曾先后向墨西哥“购买”得克萨斯,遭到拒绝。
 
一八三二年,一个疯狂的扩张主义分子沙姆·霍斯顿,在杰克逊总统的默许和支持下潜入得克萨斯。由于霍斯顿的煽动和诱惑,得克萨斯的印第安人和美国移民发动了叛乱,并于一八三六年三月一日宣布“独立”,由霍斯顿自任总统。霍斯顿随即向美国提出合并。不过,由于美国南部奴隶主和北部资产阶级之间的矛盾与争执,这一合并计划拖延至一八四五年十二月二十九日,才得到美国国会的正式批准。
 
美国统治者并不以吞并得克萨斯为满足。一八四六年,美国总统波耳克为了全部打进直达“天然疆界”的西南走廊,又对墨西哥领土进行了一次更大规模的掠夺。波耳克一方面派斯梨得尔去墨西哥,以不超过二千五百万美元的代价,“购买”新墨西哥和上加里佛尼亚;一方面命令美国在南方的驻军司令泰勒陈兵美墨边境,进行武装恫吓。这个计划没有得逞。以后,波耳克竟反诬“墨西哥侵犯美国的边界,进攻美国的领土”③,发动了对墨西哥的武装侵略。
 
一八四七年九月十三日,美国将领史各特的军队占领了墨西哥京城。一八四八年二月二日,墨西哥被迫签订了屈辱性的瓜达鲁普—伊达尔哥条约。根据该项条约,美国从墨西哥取得了大片土地,包括今天加里佛尼亚、新墨西哥、亚利桑那等州的全部,以及怀阿明、卡罗拉多、犹他、内华达等州的一部分。福斯特同志认为,这是“美国历史上最可耻的事件之一”。此后,美国又于一八五三年十二月三十日,从墨西哥取得麦西亚峡谷地区。
 
这时期墨西哥前后丧失了将近九十四万四千八百二十五平方英里的土地。这等于当时墨西哥全部领土的百分之五十五以上。
 
二、利用内争,派遣流氓,篡夺尼加拉瓜的统治权
 
在美国“西进政策”下,尼加拉瓜是继墨西哥之后的牺牲者。
 
尼加拉瓜位于中美洲狭长地带,是当时美国移民由大西洋岸迁往太平洋岸的重要通道。尼加拉瓜境内有尼加拉瓜湖、马拉瓜湖和圣约翰河等水系,便于修筑运河,沟通大西洋与太平洋。美英两国曾于一八五○年签订“克莱顿—布尔瓦条约”,规定两国将来对运河有同等使用权力④。
 
一八四八年一月,加里佛尼亚发现黄金以后,美国东部人口象潮水般地向西部流动。由于当时美国大陆上的东西交通既不方便,又不安全,寻求黄金的人们大多取道尼加拉瓜的水路。美国资本家从一八四八年起,特地为此组织了一个运输公司。由纽约出发经过尼加拉瓜去旧金山的人数,最高时每月达到数千人。这就使得美国谋求控制尼加拉瓜的野心越发强烈起来。
 
一八五五年六月,美国一个声名狼藉的冒险分子威廉·华克,利用尼加拉瓜格兰那达保守派与里阿自由派的内争,率领五十七名亡命之徒在尼加拉瓜的太平洋岸登陆。十月十三日,占领了保守派的中心城市格兰那达,推翻了保守派的统治。一八五六年六月二十九日华克粉墨登场,担任尼加拉瓜总统。华克政权很快得到了美国政府的公开承认。
 
华克是一个狂热的扩张主义分子,曾几次参加侵略墨西哥亚利桑那和下加里佛尼亚的远征。一八五○年,他曾发表文章为美国侵略哲学“天定命运”大肆吹捧。这次入侵尼加拉瓜,直接受到了美国统治集团的指使和支持。摩尔根和加里逊两个运输公司,不断供给巨额金钱、武器和士兵,致使华克的侵略军由开始的五十七名,很快增加到数百名。美国南部诸州的奴隶主,尤其为华克的侵略行为欢呼,他们想完全吞并尼加拉瓜,作为一个奴隶州加入美利坚合众国⑤。
 
华克夺取政权后的第一个措施,是重新恢复尼加拉瓜的奴隶制度⑥。接着他又采取了一系列的反动措施,如废除一八二三至一八三八年的宪法(即中美洲联邦宪法);大肆镇压人民和反对派,并没收他们的财产;用自己的部属代替原有军官;将文职官员一概改由美国人担任。他甚至想把英语定为国语,以代替原来的西班牙语。
 
华克的侵略行为引起了尼加拉瓜和整个中美洲人民极大的愤怒。危地马拉、萨尔瓦多、洪都拉斯和哥斯达黎加等国,都派出军队,支援尼加拉瓜人民的反侵略战争。华克于一八五七年遭到了可耻的失败,并于一八六○年被处决。
 
从此以后,拉丁美洲人民对于这个“北方恶霸”的阴险和凶恶,有了进一步的认识。
 
三、伪装同情古巴人民的独立运动,发动西班牙—古巴—美国战争,窃取胜利果实
 
美国在十九世纪六十年代南北战争结束后,资本主义工农业都有了非常迅速的发展。十九世纪末,美国已进入帝国主义阶段,生产力与生产关系的矛盾空前尖锐化。美国这时的侵略矛头已从邻近地区推向海外,积极地向加勒比海、中南美洲,甚至太平洋各地区直接进攻。一八八五年,美国牧师爱斯特朗曾公开宣称:“我们的种族有特殊活力……接受了上帝明显的托付,应成为他们兄弟的‘保护人’。”
 
在这种形势下,首当其冲的就是古巴。
 
美国对于古巴早存觊觎之心。哲斐逊和亚当姆士都曾表示,古巴应该成为美国的一个组成部分,应该是北美大陆的“天然附属品”。亚当姆士还说:“把古巴并入我们联邦的版图,对于联邦本身的延续和完整是必要的。”他还编造出一套所谓“成熟的果子”的谬论,认为古巴一旦在脱离西班牙的统治后,会象“成熟的果子”一样,一定要落入美国的怀抱。实际上,美国于一八二七年就反对过波利瓦尔解放古巴。一八四八年,美国又企图以一亿美元购买古巴。一八五四年,美国南部种植园主更以武力袭击古巴。一八六八年,古巴爆发了全民起义,美国就采取了各种办法摧残他们,以图达到吞并目的。
 
一八九八年,美国这一侵略目的终于实现了。当时古巴人民已经进行了三年的武装斗争,解放了全国三分之二以上的领土,掌握了绝大部分的交通要道,甚至首都哈瓦那也被包围。西班牙殖民军则已成强弩之末,苟延残喘而已。正是在这种情况下,美国借口“缅因号”轮船的爆炸事件,打着“同情”和“援助”古巴的幌子,实行武装干涉。一八九八年四月二十五日,美国国会通过了向西班牙宣战的法令。列宁曾把这次战争称为“世界历史新时代的主要历史标志”之一。⑦两个月后,战事即以西班牙的失败而告终。同年十二月十日,美西签订了“巴黎和约”。西班牙被迫放弃了对古巴的一切要求和特权,美国轻易地拿下了这个“成熟的果子”。
 
西班牙—古巴—美国战争过程中,古巴革命军一度为美国的漂亮言辞所迷惑,缺乏警惕性,给了美军巨大支持。一八九八年五月二十日,古巴革命政府正式命令东部地区革命军总司令卡利斯托·加西亚少将与美军合作。当美国海军陆战队到达圣地亚哥附近海面时,古巴起义军已经包围圣地亚哥,对当地的西班牙守卫部队发动进攻,支援了美军的登陆战役。在美国海军陆战队中也有不少古巴人,他们是最先登陆的士兵。在其他战役中,古巴士兵也总是走在美军的前面。守卫圣地亚哥的西班牙将领阿塞尼奥·利纳雷斯,曾于一八九八年在马德里《先驱报》上描述这种情况道:“如果没有古巴人的帮助,美国佬是决不能登陆的。……他们只在起义者控制最严的地方登陆。”
 
但西班牙—古巴—美国战争一结束,美国便过河拆桥,把古巴人民撇在一边,单独与西班牙进行谈判和签约。古巴革命军不但被剥夺了参与谈判的正当权利,甚至连通知也没得到一个。美国攫取了西班牙殖民主义者在古巴的一切军政大权,直接实行赤裸裸的军事占领。古巴起义军被迫解散,古巴人民遭到镇压。美国占领者在古巴的克列奥地主和买办资产阶级中,收买指使一部分代理人成立制宪会议。制宪会议接受了美国国会提出的奴役性的“普拉特修正案”,作为附录,载入古巴宪法。曾在美国居住三十年的忠实走狗巴尔玛,被指定担任古巴共和国总统。直到这时,美国占领者才把古巴政权转交给古巴政府。古巴名义上得到了“独立”,实际上完全沦为美国垄断资本的附庸。此后,美国仍不断地对古巴进行武装干涉活动。一九○六至一九○九年、一九一二年、一九一七至一九一九年,美国对古巴实行了三次军事占领。一九一九年美国国务院的一个机密文件中说:“古巴是一个在另一强国保护下的独立国家的最好例子。”⑧无怪乎美国当时著名现实主义作家马克·吐温在提到美国这种罪恶行为时,不禁愤慨地说:“美国国旗上的白条应涂成黑色,旗上的星星应当改成骷髅和交叉骨。”
 
四、收买叛徒,制造“独立”,独占巴拿马运河
 
西班牙—古巴—美国战争后,美帝国主义的向外扩张更加嚣张,因而出现了美国外交史上臭名昭彰的老罗斯福的“大棒政策”。老罗斯福即西奥多·罗斯福,是一个野心勃勃、老奸巨猾的扩张主义者。他于一九○一年九月墨金莱总统被刺后继任美国总统。一九○三年的巴拿马事变,便是他的这种政策最典型的例证。
 
时美国为了更加有效地控制拉丁美洲,为了加强东西两洋的联系和对波多黎各、古巴、关岛、菲律宾等地的统治,为了在“门户开放”政策的掩护下加强对中国和远东的掠夺,为了夺取更多的世界市场和原料供应地,都需要在中美洲蜂腰地带开凿一条沟通大西洋和太平洋的运河。墨金莱总统早就无耻地供认,对于美国“联络东西两岸”,“兼并夏威夷群岛和发展太平洋上的商业和威力”,运河乃是一条“最切要而便利的交通孔道”⑨。
 
为了夺取这条运河的全部权益,美国统治集团对英、法和哥伦比亚等国进行了一系列的活动。一九○一年九月十六日,与英国签订“海—庞赛福条约”,迫使英国放弃了一八五○年“克莱顿—布尔瓦条约”中有关英美两国共同使用运河的权利。一九○二年六月二十八日,美国国会在进行有关运河路线问题的辩论后,决定运河不在尼加拉瓜开凿,而在巴拿马开凿。同时,国会还授权总统:以不超过四千万美元的代价,购买法国巴拿马运河公司的租让权及其财产;设法与哥伦比亚政府谈判,以获得建筑巴拿马运河的各项必需权利。一九○三年一月二十二日,美国强迫哥伦比亚政府签订“海—艾尔朗条约”,不但允许法国巴拿马运河公司向美国转让一切权利,并且使美国攫取了运河区一部分领土的主权。
 
美国的侵略行为,受到哥伦比亚人民强烈的抵制。哥伦比亚参议院在人民群众的声援和压力下,于一九○三年八月二日,一致拒绝批准这一严重损害国家主权的屈辱性的条约。老罗斯福为此气得暴跳如雷,企图立即改用武装力量直接强占巴拿马地峡。
 
这时,巴拿马地区一小撮以阿马多和阿兰哥等为首的上层人士,正在策划反对哥伦比亚政府的叛乱,以便把巴拿马“独立”出来。法国运河公司希望在一九○四年十月租契期满前得到一笔补偿金,以挽回公司一部分损失,也急于把运河的租让权转让给美国。基于这种情况,老罗斯福又改变主意,与法国运河公司的老板布拉·瓦瑞纳及巴拿马叛乱分子阿马多等秘密勾结,制造巴拿马的“独立”。这个计划推行得很迅速。阿马多和布拉·瓦瑞纳都亲自前往美国“请示”。巴拿马的独立宣言、宪法和国旗等,事前也已由布拉·瓦瑞纳准备好了。
 
傀儡戏很快上演了。十一月二日,老罗斯福命令停留在太平洋的军舰“马波赫德”号和“狄克西”号开往科伦,在加勒比海的军舰“纳斯维尔”号和“波士顿”号开往巴拿马城。他又指使为美国所控制的巴拿马铁路,拒绝为哥伦比亚政府运送军队。美国代理海军总长也于同日电令“纳斯维尔”号的司令官说:“禁止任何武装势力登陆,无论其为政府军队或叛变军队。”三日三时四十分,美国政府为了使这一事变即刻爆发,又用暗示口气,致电驻科伦和巴拿马两领事说:“传闻地峡起义,立即详报国务院。”同日下午六时,一个预先炮制好了的巴拿马
“独立革命”终于出笼了。这天晚上,《纽约先驱论坛报》刊登了这一消息,大字标题是:“巴拿马已被叛乱者控制。他们宣布独立。革命一举成功。哥伦比亚的战舰被俘。官员已被投进监狱。”⑩四日,叛乱者阿马多成立临时政府。六日,这个政府得到了美国的承认。十八日,阿马多按照美国的旨意,签订了奴役性的“美巴条约”。美国统治者完全如愿以偿,获得了比“海—艾尔朗条约”更广泛的权利。哥伦比亚则丧失了面积达七万多平方英里的最富裕的领土。
 
关于老罗斯福的罪行,可从傀儡阿马多当时的言论中得到证明。阿马多十一月四日在群众集会上说:“我们的英雄气概震动了世界。昨天我们还是哥伦比亚的奴隶,今天我们已经自由了。……罗斯福总统帮助了我们。……欢迎你们,巴拿马自由的儿子们!巴拿马共和国万岁!罗斯福总统万岁!”很明显,他所说的“自由”,意即美帝国主义对巴拿马人民的奴役。老罗斯福本人在一九一一年的回忆录中也曾恬不知耻地说:“我拿下来巴拿马,运河区完全变成了我们的,巴拿马共和国也全部在我们势力控制之下。”⑾
 
五、在“金元外交”和“葡萄汁外交”的掩护下,对多米尼加和海地实行长期军事殖民统治
 
继替老罗斯福当美国总统的是一九○九年上台的塔夫脱和一九一三年上台的威尔逊。前者倡导“金元外交”,后者高唱“葡萄汁外交政策”,实际上却完全是一回事。由于美国垄断资本这时期又有进一步的发展,美国对拉丁美洲的军事侵略,比以往更为频繁,更为疯狂了。
在塔夫脱和威尔逊扩张政策下,受害最深的是墨西哥、中美洲和加勒比海地区。因为巴拿马运河开凿后,这个地区在美帝国主义的军事战略和经济地位上,比以前更为重要了。关于这个地区这时期内受美国奴役的情况,美国资产阶级史学教授哈特曾概括地说:“总计起来,自一九○六至一九一六年间,美国在它邻近的拉丁美洲诸国中,一共获得了五个被保护国,古巴、海地、巴拿马、圣多明各和尼加拉瓜。这五国一共拥有十五万七千平方里的面积和六百六十万的人口。”⑿另一美国历史学家也说:“今天古巴的独立主权,不见得比美国的长岛为高。而圣多明各岛上的两个黑人共和国,其独立程度亦不见得超过纽约州。尼加拉瓜和巴拿马,都不过是名义上的共和国和名义上的主权者。”⒀这样,加勒比海这个“新世界的地中海”,实际上已变成“美国的内湖”了。
 
在这中间,美国对多米尼加和海地的武装侵略,表现得尤为突出。
 
还在十九世纪六十年代末和七十年代初,美国总统格兰特就阴谋吞并多米尼加共和国。他曾声言:“圣多明各(即多米尼加)的获得,对于我们是合式的。因为它的地理位置太好。它控制着加勒比海的入口和商业要道。它在西印度洋群岛中,有最肥沃的土壤,最优良的海港,最合卫生的气候,最有价值的森林、矿山和田地的生产物等。假如它为我们领有,在短时期内,就可兴起一种广大的滨海商业,……如有战争,我们即可据以控制加勒比海的全部海岛,使外国军队不能开近我们本土的海岸。”⒁
 
在格兰特以后二三十年间,美国对多米尼加的侵略从没间断。至威尔逊执政时,美国已控制了多米尼加政治、经济的大部分权利。
 
但美帝国主义并不满足。一九一六年四月,多米尼加人民爆发了起义。为了镇压这次起义,威尔逊于五月四日命令海军陆战队在多米尼加登陆。美军在两个月内占领了全国。同年十一月二十九日,美国占领军司令拉普宣称:“由于多米尼加政府拒绝接受美国所提出的‘改革’,该共和国已被置于我们所指挥的武装部队的占领状态之下。国内将建立军事政府,并实施戒严。”⒂接着建立了军事独裁统治,拉普自称为“最高的立法者、最高的裁判官和最高的行政长”。同时解散了多米尼加的议会,驱逐了多米尼加的官吏;设置裁判所,进行邮电检查;横征暴敛,无所不为。多米尼加人民的自由,被剥夺得一干二净,稍有反抗,即遭到残酷的镇压。不少爱国人士,甚至被绑在骡子背上车裂而死。这种暗无天日的军事殖民统治,一直维持到一九二四年。
 
关于这一时期美国占领军对多米尼加人民的滔天罪行,当时一个美国历史学家曾有过如下的描述:“国库被收管了。国会被解散了。一切选举被禁止了。成百成千的海军士兵,遍布国内各地;他们对待本地的人民,有无限的威权。公共集会全然禁止了。……每家住宅,都受到以搜查军火为名的骚扰。房子被烧,居民被杀。酷刑和虐待,流行一时。……禁压和横暴的事实,不断发生。如有人抗议,必受重罚,并遭监禁。如有进一步的反抗行为,一律格杀勿论。军事政府的一切行为,不许人民加以任何批评。……五年以来,这种阻遏、压制、横暴和黑暗的政策,是一直继续着的。”⒃
 
美国对海地的军事侵占,开始于一九一四年。这一年的十二月,威尔逊趁海地内乱,派遣一支海军陆战队,以突然袭击方式,在太子港强行登陆。海地国家银行的五十万两黄金储备,被劫往纽约。一九一五年七月二十八日,他又派遣海军司令卡普顿,率领军队占领太子港和全国重要城市,宣布戒严,实行恐怖统治。军事统治时期比在多米尼加还久。美国占领军曾强迫海地签订奴役性的条约,攫取全部税收。海地人民大批被屠杀。法国殖民统治时期的封建性的法令——无偿劳役法,又被恢复,海地人民重新处于奴隶般的地位。直到一九三四年,美国占领军才最后撤走。
 
由于威尔逊对多米尼加和海地等进行了一系列的炮舰政策和侵略行为,而表面上则打着大学教授“招牌”,高唱“自由与和平”和“平等与尊重”的调子,所以列宁曾称:“威尔逊的理想化的民主共和国,实际上是最疯狂的帝国主义形式,是最无耻地压迫和摧残弱小民族的形式。”⒄
 
上列大量的历史事实表明,美国对拉丁美洲的侵略和扩张野心,从其立国之初即已具端倪,以后一直把拉丁美洲作为其向外扩张的主要场所。这是美国资产阶级唯利是图的本性所决定的,是美国资本主义发展的必然结果。
 
美国对拉丁美洲侵略和扩张的具体进程,随着美国资本主义经济和国家实力的进展以及社会阶级矛盾的日益尖锐化而不断向前推进。由资本主义阶段的扩张到帝国主义阶段的扩张,日益频繁,日益疯狂。其侵略地区,则由近及远,先攫取邻近的北美大陆地区,再伸向海外,推及中美洲、加勒比海、太平洋,终至南美各地。
 
美国武装侵略的方式,因时间、地点不同而不同。或直接派遣陆军,无理侵占大片领土;或利用内争,派遣流氓篡夺统治权;或伪装同情人民革命运动,乘机窃取胜利果实;或收买叛徒,制造“独立”,扶植傀儡政权,攫取种种权利;或利用当地人民起义机会,直接派遣陆战队登陆,实行长期军事殖民统治。阴谋百出,无所不用其极。
 
在进行这一系列赤裸裸的武装侵略的同时,美国统治者及其辩护士,还杜撰出“天定命运”、“美洲体系”、“门罗主义”等一连串有关对外政策的思想体系,作为其侵略和扩张行动的理论根据。其实,拆穿西洋景来看,这些都不过是为了替它的帝国主义面目涂脂抹粉,掩饰它的反动侵略本质,为其侵略拉丁美洲的罪行作辩护的一种烟幕而已。
 
历史事实证明,美帝国主义一直是拉丁美洲人民最凶恶的敌人。
 
① 哲斐逊:《一七八六年一月二十五日的演说》。
② 《联邦主义者》第十一卷,纽约一九○一年版,第五八页。
③ 黎盖尔:《美国的西进运动》,纽约一九四五年版,第三三九页。
④ 寇帕屈克:《拉丁美洲简明史》,剑桥大学一九三八年版,第三六七页。
⑤ 赫林:《拉丁美洲史——从开始到现在》,纽约一九六三年版,第四六三页。
⑥ 阿雷瓦洛:《沙鱼和沙丁鱼》,纽约一九六一年版,第五三页。
⑦ 《列宁全集》第二十三卷,第一○四页。
⑧ 威诺比、费威克:《受限制的主权国和自治领的种种类型》,华盛顿一九一九年版,第七页。
⑨ 维拉特:《近五十年来经济帝国主义及其国际关系》,纽约一九二三年版,第三七页。
⑩ 哈丁:《巴拿马内幕》,纽约一九五九年版,第三五页。
⑾ 英曼:《泛美主义诸问题》,伦敦一九二六年版,第二七○页。
⑿ 哈特:《新美洲史》,纽约一九一七年版,第六三五页。
⒀ 《政治学学会一九一七至一九一八年汇刊》(美国)第七卷,第二四三页。
⒁ 英曼:《泛美主义诸问题》,第二七三页。
⒂ 英曼:《泛美主义诸问题》,第二八三至二八四页。
⒃ 《美国国会海地报告》,华盛顿一九二三年版,第五○至五一页。
⒄ 《列宁全集》第二十八卷,第一七一页。



  评论这张
 
阅读(101)|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