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沉默的麻雀的博客

中外老照片精华荟萃 历史影像 环球博览 军事贴图......

 
 
 

日志

 
 

到底出没出现颠覆性的错误?! 对辽宁人大代表贿选案的七点思考  

2016-10-13 21:55:00|  分类: 热点时评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辽宁王忠新 · 2016-09-21 · 来源:乌有之乡

现在辽宁省最高权力机关都连窝烂掉了,这本身说明了什么?改开的政治路线没出现颠覆性的错误?

  到底出没出现颠覆性的错误?!

  对辽宁人大代表贿选案的七点思考

  今年的辽宁,秋天来得特别早,因辽宁人大代表的贿选,已如同秋寒,早早就冷了辽宁百姓的心。人们在关注贿选案的主角都是何人时,更多的在思考更多的在思考:这到底是什么?又到底为什么?更有什么后果?痛定思痛,痛哉!

  思痛之一:这是不是要颠覆性夺取政权?辽宁省十二届全国人大代表通过贿选产生的45名,其中42人为企业家,且一大半是私营企业资本家和富豪。他们大部分是1997年后,借辽宁国有企业改革改制的机会一夜暴富,那几年正是辽宁国资流失极其普遍极其严重的时期,他们中间有多少人是靠犯罪暴发?在西方媒体的笔下,中国的人大和政协经常被描述成“富人俱乐部”。

  说到第十二届辽宁的全国人大代表,还有一个情况也很耐人寻味。全国人大代表辽宁团103人,研究生占六成,被网友誉为“学霸代表团”。这令美国众议院黯然失色,美国众议院454位众议员中,硕士和博士才共约占23%。你看明白没,也就是说,即使没有贿选的人大代表,除了权贵就是学霸。一直外界都质疑:辽宁团的人大代表研究生占比要那么高干啥?“泥腿子”就不能管理国家?就不能参政议政?而这些研究生里,又有多少是“在职”的注水文凭?

  无论是富豪跻身,好事学霸挤入,反正这里有个共同的特点,那就是由于他们的贿选,致使结构性应该当选的11名工农代表名额(这比例才只占辽宁代表总数的十分之一,已经很低了),可也被通过贿选全部占有了。而整个第十二届全国人大工农兵代表也不到0.045%!共有2981名全国人大代表中,基层工人85人 ,占总人数0.028%;农民39人 ,占总人数0.013%。占社会95%人口的工农大众,在人代会的名额不到1%快,几乎等于被挤占没了。这不是富豪们在夺取人民政权是什么?这不是富豪们在剥夺劳苦大众的话语权是什么?

  思痛之二:资本是不是成功腐蚀一个省级政权?辽宁省人民代表大会,这是辽宁省最高权力机关,它的常设机关是辽宁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可选举产生全国人大代表的辽宁省十二届人大代表总数为619名,涉及此案的有523名,占84%。辽宁省84%的省人大代表收受了贿选财物,这意味着一个中华人民共和国的省级权力机关的绝大部分成员都烂掉了。

  而作为辽宁省十二届人大的常务机关辽宁省人大常委会,共有常委62名,只有19名常委幸存,这意味着辽宁省的省人大权力机关已经无法正常运行了,或者说,也标志中共辽宁这个省级政权彻底烂掉了,只能“创造性”的被全国人大接管了。由中央政权全面接管一个省级政权,并去重新建立一个省级政权,这还不令人震惊!

  思痛之三:这是不是对“依法治国”的极大讽刺?辽宁省第十二届人民代表大会第一次会议就有523名代表涉嫌贿选,而当时出席会议代表为614名,就是说,贿选代表占总数的85.17915%!总数619名的省人大代表,涉及此案的有523名,这是否标志辽宁第十二届人民代表大会就是由“猪仔议员”组成,辽宁第十二届人民代表大会的成立就是非法?如果由贿选的“猪仔议员”召开的人大是非法的,那么,辽宁省第十二届人民代表大会自2013年1月第一次会议开始,所做的决议,就应统统非法和无效!

  改开以来嗷嗷叫的最响的,就是“依法治国”。甭说法律越来越多,而贪官污吏越来越多,刑事犯罪越来越猖獗,违法行政越来越肆无忌惮,若仅就出现了一个省级的人大,将近四年的所有立法立规都是无效,这简直是古今中外都没有的丑闻,更是对“依法治国”的极大讽刺!

  思痛之三:这算不算出现了颠覆性的错误?辽宁省人民代表大会,这是辽宁省最高权力机关,它的常设机关是辽宁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现在辽宁省最高权力机关都连窝烂掉了,这本身说明了什么?改开的政治路线没出现颠覆性的错误?若没出现颠覆性的错误,又如何烂掉了辽宁省最高的权力机关!?烂掉了辽宁省最高的权力机关,这又仅仅是孤立的事件吗?从衡阳到辽宁,这里就没有必然的联系?

  再从全国人大代表的比例看,工农兵代表比例渐趋压缩。从1975四届人大代表中工农兵比例占67.95%,到全国人大代表中,工农比例不足4%,工农的人大代表几乎成了可有可无的点缀,这不是颠覆是什么?

  再看看全国政协,9亿农民竟然没有一个政协委员!全国政协委员、湖南省政协主席胡彪提出:“农业界别107名委员,没有一个是真正的农民。”《中国青年报》:我国有9亿农民,全国有2275名政协委员,居然没有一位是真正的农民,实在匪夷所思。全国政协连用工人农民来点缀一下都不需要,那是“一个都不要”,这不是颠覆是什么?

  再来看看东北和辽宁的经济。张作霖统治东北时期,东北的经济是东亚的“领头羊”;伪满时期东北的经济是亚洲第一经济体、生产总值在全球仅次于美、苏、英、德等发达国家。不然,日本鬼子投降后,毛泽东何以宁可丢掉全国的根据地,也要坚决夺取东北!而毛泽东接手的东北,是遭到战争严重破坏的东北,也是机器被苏军拆除运走的东北。对鞍钢破坏之严重,让日本人预言:只能种高粱!

  新中国建立后的“一五”,党中央将苏联援建的156个项目中的57个安排在东北,东北的经济总量占据了中国的半壁江山。仅辽宁一省的GDP和贡献中央政府真金白银的财税(调出的物资、装备、人员、技术等不论),就长期占到全国的四分之一,“共和国的长子”、“辽老大”的称誉,那绝对是当之无愧。

  可改开的“伟大历史进程”,却如何让东北的经济沦落到这么不堪,几百万工人被减员增效的赶出了工厂,“辽老大”又如何连年经济成长成了全国倒数第一的“辽老幺”?改开的东北,或东北的改开,到底犯没犯颠覆性的错误,不值得质疑,不值得反思吗?如没犯颠覆性错误,那辽宁的经济、政治(除贿选之外的贪腐大案将陆续揭盖)为何又这样的糟糕?“谁能告诉我”?

  思痛之四:贿选是不是自改开以来就一直相伴?辽宁贿选案所暴露出的问题极端严重,而类似这样极端恶劣的贿选,绝不是风起青萍一时。可以说,它自改开以来就一直与辽宁相伴。如,1997年底和1998年1月的辽宁省县市省的三级人代会选举,为什么义县等进行的选举,由组织提名的副县长候选人,竟然全军覆没?为什么各地包括省人大那时就有自行提名的候选人,干掉了组织提名的候选人,这样几位反常的情况不仅出现,还如此普遍的出现,这是民主的体现?还是贿选的成果?至于那些五花八门的贿选方式,更令人瞠目惊舌。

  而且,组织提名PK不过代表提名,此种情况,在全国各地不同程度普遍存在。为扭转这个势头,中央才让各地省市委书记兼任人大主任,可辽宁的省委书记王珉倒是兼任了省人大主任,贿选却到了这般的不堪。可以说,辽宁的贿选,那是由来已久,那已成为官场的潜规则,也成为官场的政治生态。只不过现在发展到了肆无忌惮,发展到了对抗中央,发展到了各种矛盾激化,也就发展到了必须要整治的程度。可“冰冻三尺,绝非一日之寒”!

  这也从另一个方面,让人民看到了资本的实力有多么强大!《共产党宣言》中关于资本主义金钱交换的描述,“它使人和人之间除了赤裸裸的利害关系,除了冷酷无情的“现金交易”,就再也没有任何别的联系了”,在改开的时代,体现的越来越明显,越来越赤裸,越来越无耻,越来越疯狂,更越来越难抵挡了。

  思痛之五:资本的壮大如何能不要求掌握政权?集中体现在辽宁贿选的这场风波,实际是一场篡夺政权和保卫政权的大决战,是一场保卫红色政权的“辽沈战役”。或者说,围绕这场夺取政权和保卫政权风暴的骤然降临,那是根本不可避免。早来晚来,早晚要来,其实,已经早早就来了。因资本在经济上的壮大,必然要对政权提出要求,上层建筑也必然要反映和体现经济基础的要求。

  就拿辽宁老工业基地来说,能将一个大区叫做老工业基地,东北是唯一,因东北的经济总量曾长期占到中国的一半以上。而能将一个省(不是一个市)叫老工业基地,辽宁也是中国的唯一,这足见辽宁工业基础是何等的雄厚。可现在辽宁的省市级工业企业已基本“三光”了(卖光、分光、贪光)。现在辽宁的省本级工业企业不超过8个,还多半是亏损的矿务局。这次辽宁拿出看家的9家省属企业来混改,有本钢集团、交投集团、华晨集团、水资源集团、能源集团、辽渔集团、抚矿集团、沈煤集团和铁法能源集团,这9户省属国有企业,涉及总资产近6700亿元。可这其中只有5家是工口企业(包括三家矿务局),这也是辽宁省省本级最后一点能拿出手的国有资产了。至于市一级国企,除沈阳、大连还有几家,其他十二个地级市统统卖光,以致有的市全部国有(三产的自来公司、煤气公司、公交公司等也“三光”了)占GDP都不到0.1%,几乎都绝迹了,可谓“千山鸟飞绝,万径人踪灭”。

  也就是说,辽宁除了还有一些央企,省市两级已经私有化到了,几近“落了片白茫茫大地真干净”(县级早就连集体经济都消灭光了)!如此这般,资本凭什么不对中共辽宁的最高政权提出要求?凭什么不靠资本的实力夺取政权?而私有化的继续又如何能挡住资本对政权的要求!都说马克思主义过时了,可马克思主义有关经济基础和上层建筑的基本原理,在改开的反面教训中不断得到验证,恰恰证明马克思主义是颠覆不破的真理。

  所以,要保卫人民的政权,必须要保卫社会主义公有制为主体的经济制度不变,必须保卫公有制为主体的经济基础不变!私有化的道路不能再继续了!而且,连俄罗斯这样已经复辟成资本主义的国家,都坚决停止了私有化,列出名单并立法严禁私有化的战略性国有企业就近3000个,俄罗斯才绝处逢生,俄罗斯的经济才得到根本性好转。作为社会主义的中国,为何对社会主义的公有制这么缺乏自信?没有这一条自信,如何有道路自信?又如何保卫红色政权?

  思痛之六:难道省级人大贿选只出现在辽宁?这个思痛应包括两个方面:一是省级人大贿选,只出现在辽宁省一级吗?下面地市级、县级甚至基层难道就没有人大代表贿选的事件吗?所谓上行下效,自古在政坛就是常有的事;所谓上梁不正下梁歪,这是颠覆不破的真理。在辽宁的一些市县,卖官鬻爵(包括买卖人大代表和政协委员)已成一种政治生态。而同古代卖官鬻爵不同的,古代卖官鬻爵明码标价,收入进入国库;而现在的卖官鬻爵,都成了流入个人的“黑金”。二是省级人大贿选,只出现在辽宁省?全国其他省份就没有贿选的现象和案件?全国又如何举一反三?三是再进一步讲,全国各级人大代表的产生,这其中难道没有贿选?有到底有多少贿选?还怎么清查这些贿选?又用什么制度来遏止贿选?这样的贿选能否到此为止?

  思痛之七:假如中央不坚决彻查辽宁贿选案?一个与改开相伴甚久的“两会”贿选,早已成为积弊,甚至都成了见怪不怪,都成了心知肚明,却都在装睡。不仅人大代表中的共产党员在装睡,党委和政府的领导在装睡,人大领导班子和领导干部在装睡,当地的纪委也在装睡,甚至还推波助澜,甚至还助纣为虐。而就在30多年放任贿选的装睡中,人民的政权发生了多大的变化?如果中央再不彻查人大代表贿选,这个政权还是人民当家?还能人民当家吗?人民还相信这个政权是人民做主吗?

  好在习近平为首的党中央深刻认识到这个问题的极其严重性,开始严厉查处贿选案。习总刚当选总书记不久,在十八届中纪委三次会议上就“衡阳贿选案”深刻指出:“容忍这件事,我们的制度就完蛋了。”“如果各级人大代表都是些身份失真的人,说是工人、农民、知识分子代表,其实都不是,我们的国家权力机关还能代表人民吗?人民群众还能相信我们的国家权力机关吗?”对衡阳贿选案的处理,习总的态度非常坚决:“500多名代表都被依法终止其代表资格,就要这么处理,绝不能法不责众!”

  从严厉查处衡阳贿选案,到雷霆万钧的处理辽宁省省级人大贿选案,这实际是党中央率领人民在进行人民江山的保卫战!“世界上怕就怕认真二字,共产党最讲认真”,只要共产党认真去抓贿选,相信人民江山的颜色绝不能改变,习近平带领全党一定能力挽狂澜!

  但是,假如历史没有选择习近平,人民的江山还能挺多久?假如中共没有选择习近平,中共的底色还能红几时?想一想,心底都直冒凉气!

  为此,全党全军全国人民坚决支持习近平为首的党中央,坚决扫荡贿选人大代表、政协委员的重大举措;坚决支持习近平为首的党中央,确保人民当家作主,确保人民政权属于人民的雷霆行动!

  推荐博文:





  评论这张
 
阅读(23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