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沉默的麻雀的博客

中外老照片精华荟萃 历史影像 环球博览 军事贴图......

 
 
 

日志

 
 

秋石客:张贤亮死了,伤痕文学活着  

2017-02-18 20:01:24|  分类: 文摘杂谈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伤痕文学是三十年文艺黑潮的源头

  新中国成立后,文艺界究竟有没有黑潮?答案是有的,有高有低。否定有黑潮正如否定地球有白天和黑夜一样无理。

   当然,承认有黑潮,也有个界定标准问题,也就是黑潮得有个定义。在笔者看来,凡不利于人民大众利益,不利于人类自私本性改造的文艺潮流都是黑潮。而兴妖作怪于文化大革命后的“伤痕文学”,可称之为新中国六十年最反动的文艺黑潮。从广义上讲,伤痕文学其重量极代表有《河殇》,《于无声处》;从狭义上讲有刘心武的《班主任》、卢新华的《伤痕》、张贤亮的《灵与肉》、古华的《爬满青藤的木屋》、张弦的《被爱情遗忘的角落》、王安忆的《本次列车终点》和辛北的《走出迷惘》等。伤痕文学掀起的恶浪很快影响到社会学、历史学、经济学,形成了以谣言(如饿死三千万、张志新案等)为特色的席卷全国的崇洋媚外的反马克思主义、反毛泽东、反社会主义、反人民大众、反党的资改派大合唱。

  为什么这么说呢?

   毛泽东早就对文艺的黑与白标准作出了经典表述: “文艺很好地成为整个革命机器的一个组成部分,作为团结人民、教育人民、打击敌人、消灭敌人的有力的武器,帮助人民同心同德地和敌人作斗争。”而伤痕文学为源头的文化黑潮主旨是控诉共产党领导下的新中国,并没有成为整个革命机器的一部分而成为告别革命机器的一部分;并没有团结人民、教育人民、打击敌人,而是疯狂分裂人民、愚弄人民、打击人民。

   毛泽东指出“立场问题。我们是站在无产阶级的和人民大众的立场。”而伤痕文学及其变种,站在反无产阶级和人民大众的力场,极力声讨代表无产者和人民大众的样板戏等,或歌颂古代的帝王将相、才子佳人;或赞美当代的权贵、知识精英、资本家;或崇洋媚外,歌颂蓝色文明,声讨黄色文明,甘当文化汉奸,充斥在各种媒体。

   文艺是为什么人的问题,本来是马列毛早已解决了的。而在改革开放后新中国从事文学艺术工作的人对这个问题却动摇和转向了,在他们的情绪中,在他们的作品中,在他们的行动中,在他们对于文艺方针问题的意见中,或多或少地发生和群众的需要不相符合的情形,而伤痕文学起了逆流先锋作用。新中国成立后,从事于伟大解放后斗争大批的文化人、文学家、艺术家以及一般文艺工作者,为着共产主义、社会主义事业努力工作着,整个文学工作,戏剧工作,音乐工作,美术工作,都有了很大的成绩。但这些成绩基本上被伤痕文学派否定了,在伤痕文学的笔者看来,新中国的天不再是明朗的天,而是人间地狱。难道这种文艺不是为着剥削者压迫者们张目的吗? 不是为地主阶级的,资产阶级、官僚阶级和帝国主义服务的反动文学艺术吗?可奇怪的是,到了深入反思改革的今天,这种反动文艺至今没有受到彻底批判,而且在新中国还有非常大的势力,如央视纸人朱军胆敢在六十年大庆前夜请张贤亮继续作伪就是例子,这是发人深省的。

  什么是人民大众呢?占全人口百分之九十以上的人民,是工人、农民、兵士和城市小资产阶级是人民大众的主体。进步的光明的革命文艺工作者,第一是为工人的,这是领导革命的阶级。第二是为农民的,他们是革命中最广大最坚决的同盟军。第三是人民武装队伍,他们是人民政权的柱石。第四是城市小资产阶级劳动群众和知识分子,他们是工农大众的朋友。这四种人,就是中华民族的最大部分,就是最广大的人民大众,进步和光明的革命文艺工作者应该无条件地为这四种人民服务。

   什么是非人民大众呢?占全人口不足百分之十的新老帝国主义者、新老专制主义者、新老反动精英主义者、新老官僚资产阶级这四种人不属于人民大众,他们是人民的敌人。反动的黑暗的文艺工作者必然是为以上四种人服务。伤痕文学黑潮就是为人民的敌人服务的文艺形式,他们的手段就是通过造谣、颠倒黑白,妖魔化共产党和社会主义及其代表人物,以达到迷惑人民大众,恢复旧中国,成为帝国主义附庸的罪恶目的。

  为人民大众服务,不能站在百分之十的帝国主义者、专制主义者、反动精英主义者、官僚资产阶级立场,也不能站在小资产阶级的立场上。伤痕文学中也有一些坚持个人主义的小资产阶级立场的文艺工作者,他们是不可能真正地为人民大众服务的,他们的兴趣是放在少数小资产阶级知识分子上面,这也要不得。在理论上,或者说在口头上,没有多少小资产阶级文艺工作者会把工农兵群众看得比小资产阶级知识分子还不重要的。但在实际上,在行动上。他们的作品描写小资产阶级知识分子比对描写工农兵重要得多。事实证明,大量的娱乐性为包装的文艺作品,不去反映活生生的人民大众水深火热的处境,不去揭露社会的黑暗面,这些所有的娱乐作品最后都会成为人民大众的精神鸦片,成为帝国主义者、专制主义者、反动精英主义者、官僚资产阶级这四种人的帮凶。

  张贤亮死了,伤痕文学活着,如《归来》,如《邓剧》等至今仍能霸占市场、继续放毒就是例子。彻底批判和肃清伤痕文学为代表的新中国六十年最反动的文艺黑潮,团结教育伤痕文学的迷途者,最大限度地孤立至今不肯悔改的反毛泽东、反社会主义、反人民大众、反党的少数反动分子,重新汇合全心全意为人民大众、为工农兵、为社会主义服务的革命文艺红流,是当代新的革命进步知识分子、文艺工作者的光荣使命。

 

  高天滚滚塞流急,大地微微暖气吹。改革黑帮垮台日子不远了,社会主义一定会破土新生!

 

  2009-9-28

  2014-10-11修改









  评论这张
 
阅读(90)| 评论(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