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沉默的麻雀的博客

中外老照片精华荟萃 历史影像 环球博览 军事贴图......

 
 
 

日志

 
 

1974年《红旗》杂志:林彪与孔孟之道  

2017-02-19 18:16:54|  分类: 文革史料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林彪与孔孟之道 

北京大学、清华大学大批判组

《红旗》杂志1974年2期

  在党的十大精神的鼓舞下,批林批孔运动正在深入发展。列宁指出,在无产阶级与剥削阶级的激烈搏斗中,“剥削者愈是千方百计地拚命维护旧事物,无产阶级也就愈要更快地学会把自己的阶级敌人从最后的角落里赶走,挖掉他们统治的老根”。当前蓬勃兴起的批孔斗争,是批林的一个组成部分,正是深挖林彪反革命的修正主义路线老根的一场战斗。在林彪居住的黑窝里,到处充斥着儒家的思想垃圾,散发着孔学的霉烂臭气。越来越多的事实证明,反动的孔孟之道是林彪修正主义的一个重要来源。林彪一伙无论在政治上搞资本主义复辟,在思想上篡改党的理论基础,还是在组织上招降纳叛、结成死党、拼凑反革命队伍,在策略上大耍反革命两面派、搞阴谋诡计,无不乞灵于孔孟之道。剥开林彪的画皮,暴露在我们面前的,正是一副地地道道的孔老二信徒的丑恶嘴脸。

  效法孔子“克己复礼”,妄图复辟资本主义

  林彪的政治路线,是一条反革命的修正主义路线,是一条复辟倒退的极右路线,用他自己的话来说,就是“克己复礼”。从一九六九年十月到一九七○年一月,在不到三个月内,林彪和他的死党连续写下了四条条幅:“悠悠万事,唯此为大,克己复礼。”“克己复礼”是孔子复辟奴隶制的反动纲领。林彪把“克己复礼”作为自己万事中最大的事,这充分暴露了他迫不及待地颠覆无产阶级专政、复辟资本主义的狼子野心。

  春秋末期是我国历史上从奴隶制向封建制转变的社会大变革时期。当时天下大乱,奴隶们纷纷起来造反,新兴地主阶级大力倡导革新,向奴隶主展开夺权斗争,使奴隶制旧秩序——“礼治”处于全面崩溃之中。孔子站在没落奴隶主阶级立场上,把这种“礼崩乐坏”的大好形势诬蔑为“天下无道”,提出了“克己复礼”的反动政治纲领。他的“复礼”,就是要镇压奴隶起义,反对代表新兴地主阶级的法家的革新路线,把社会拉向倒退;要按照周礼恢复西周奴隶社会的统治秩序,恢复“礼乐征伐自天子出”的奴隶主阶级专政;要“兴灭国,继绝世,举逸民”,把已被推翻的奴隶主政权和丧失了特权地位的奴隶主贵族重新扶植起来,向新兴地主阶级进行反夺权。总之,孔子的“复礼”,就是复辟。林彪也是搞复辟的,他们具有共同的反革命本性和政治需要,所以林彪紧紧抓住“克己复礼”不放,认为“唯此为大”。他搞反革命政变和《“571工程”纪要》,正是他“复礼”内容的最好说明。

  林彪的“复礼”,就是要颠覆无产阶级专政。林彪一伙极端仇视无产阶级专政和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他们诬蔑保护人民镇压敌人的无产阶级专政是“执秦始皇之法”;攻击无产阶级专政下的继续革命是“制造矛盾”;他们竭力诋毁和否定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的丰功伟绩,大肆诽谤文化大革命中出现的新生事物,把文化大革命以来的大好形势、欣欣向荣的社会主义事业诬蔑为“危机四伏”、“停滞不前”,把无产阶级红色江山描绘成漆黑一团。一句话,在他们的心目中,社会主义新中国的一切,都不符合他们的“礼”。他们和孔子一样,都是颂古非今、主张开倒车的反动派。

  林彪的“复礼”,就是妄图篡夺党和国家的最高权力,恢复地主买办资产阶级专政。一九六九年十月,林彪在写下“克己复礼”条幅的同时,还学着孟子的腔调,告诫他的死党要“当务之为急”。他们的“当务之急”究竟是什么呢?请看:

  一九六九年冬,林彪亲笔题书“王者莫高周文……”的条幅,挂在床头,自称“人主”,自比“文王”,急于要实现当皇帝的美梦。

  一九七○年,林彪再三对抗毛主席的指示,抛出他的反党政治纲领,叫嚣“国家没有一个头,名不正言不顺”,急于要当“国家的头”,阴谋篡党夺权。接着,他在九届二中全会上发动了未遂的反革命政变。

  一九七一年,林彪一伙炮制了《“571工程”纪要》反革命武装政变计划,急于“夺取全国政权”,并于九月发动反革命武装政变。

  这些事实充分证明,夺取党和国家的最高权力是林彪反党集团“复礼”的首要目标,是他们反革命战略的“当务之急”。

  林彪“复礼”的阶级内容,就是要在中国建立林家封建买办法西斯王朝。在国内,他们照搬孔子“兴灭国,继绝世,举逸民”那一套,进行复辟变天的反革命活动,猖狂叫嚣对无产阶级专政的敌人要“一律给予政治上的解放”,妄图把毛主席领导下我党我军我国人民亲手打倒的地主资产阶级重新扶植起来,复辟资本主义。到那时,大大小小的黄世仁、南霸天就会重新骑在人民头上作威作福,叛徒、特务、卖国贼王明之流就会大摇大摆地重新上台,成为林家王朝的“座上宾”,千百万革命者就会惨死在他们的反革命屠刀之下,亿万工农群众就会吃二遍苦、受二茬罪。在国际上,他们按照自己的座右铭—孟子的“小国师大国”行事,进行投降卖国的反革命活动,妄图投靠苏修社会帝国主义,联合帝、修、反,反华反共反革命。如果林彪这个“超级间谍”的阴谋得逞,我国锦绣河山就会遭到苏修坦克的蹂躏,社会帝国主义强盗就会在我国横行霸道,中国人民就会成为亡国奴。

  总之,林彪捡起孔子“克己复礼”的破旗再三挥舞,就是妄图从根本上改变党的基本路线,改变我国的社会主义制度,颠覆无产阶级专政,复辟资本主义。但这一切,不过是白日做梦、痴心妄想。

  毛主席说:“‘搬起石头打自己的脚’,这是中国人形容某些蠢人的行为的一句俗话。各国反动派也就是这样的一批蠢人。”林彪就是这样的反动派,他本来想打着苏修主子的“核保护伞”,登上儿皇帝的宝座,结果却葬身沙漠,扛着“克己复礼”的破旗,走完了“捣乱,失败,再捣乱,再失败,直至灭亡”的穷途末路,到孔老二那里报到去了。

  用孔孟反动哲学反对辩证唯物论和历史唯物论

  林彪为了复辟资本主义,不但有一条反革命的政治路线,而且有一条为它服务的反革命的思想路线。这条思想路线的一个重要来源是孔孟的反动哲学。他用孔子的天命论、天才论反对唯物论,用中庸之道反对唯物辩证法,用儒家的“德、仁义、忠恕”反对马克思主义的阶级论,向辩证唯物论和历史唯物论发动了全面进攻。

  孔子鼓吹“天命”,说有一个至高无上的神,叫作“天”老爷,他生育万物和人,主宰自然界和人间的一切。他的命令是不可抗拒的。周文王等奴隶主所以有权统治人民,就是因为受命于天,而周公和孔子本人所以有“德”成为“圣人”来“教化”人民,也是因为受命于天。这完全是一种为了维护奴隶主专政而制造出来的宗教神学的唯心理论。孔子“生而知之”的先验论和英雄创造历史的唯心史观就是从这种反动的天命论引伸出来的。林彪为了篡权复辟,把孔子的这一套唯心论当作宝贝。他手书“天马行空,独往独来”八个大字,悬挂在床头正中墙上,自比天马,把自己说成是上天赐给人间的象龙一样的神人、超人和天才。他还在给其死党的题词中,把他们自吹的“美德”说成是“受于天”,这同孔子所说的“天生德于予”岂不完全是一路货色!多年来林彪及其死党总是千方百计地企图用谣言和诡辩把天才论说成是马克思主义,这完全是枉费心机。他亲手写的“受于天”三个字,证明了林彪的天才论是孔子天命论的翻版,他坚持天才论的反党理论纲领,就是企图论证他是“受于天”的最高统治者。

  林彪说什么“中庸之道”“合理”,这就暴露了他反对革命、反对辩证法的真面目。孔孟所谓的中庸,就是做什么都要合于“礼”,既不过度又无不及叫做“中”,不改变常规叫作“庸”。一句话,按奴隶制老规矩办事,不能有丝毫偏离和改变,就是中庸之道。这完全是反动阶级维护旧制度、反对变革的一种形而上学理论。对于这种东西,林彪赞不绝口,说是“合理”。按照这种“理”,林彪恶毒咒骂无产阶级革命路线反对修正主义路线是什么“过分”、“全左”、“做绝了”、“斗绝了”、“乱了套”。好家伙,一大堆帽子扣上来。其实,这丝毫无损于毛主席革命路线的光辉,恰恰说明了林彪所坚持的,是一条维护旧制度旧秩序妄想开倒车的极右路线。林彪的所谓“过分”,就是用中庸之道反对革命。毛主席早就批驳了这种谬论,指出:“革命不是请客吃饭”,“矫枉必须过正,不过正不能矫枉”。林彪说“乱了套”,无非是乱了资产阶级修正主义这一套,不乱这一套,就不能消灭旧世界,创造新世界。怕乱你们这一套吗?这才刚开始,到全世界彻底消灭剥削阶级,还差得远呢。无产阶级的宇宙观是唯物辩证法,“就它的本质说,它就是批判的,革命的”。(马克思:《资本论》第二版的跋)是扶植新事物战胜旧事物,还是以种种努力去保持旧事物使它免于死亡,这是两条路线斗争的大问题,这个斗争在理论上必然表现为唯物辩证法同形而上学的斗争。林彪用孔孟的中庸之道反对辩证法,正是他搞极右路线的一个思想根源。

  林彪说儒家的“德、仁义、忠怒”是“人的关系”的原则,并说这就是“历史唯物主义”,还说什么“以仁爱之心待人之忠,以宽宥原谅之恕,儒家的原理”。他完全抽掉人的阶级性来讲什么“仁爱之心”,抹煞阶级对立来讲什么“人的关系”,这就是拿孔孟之道的反动的人性论,篡改和否定历史唯物主义阶级论。

  儒家所宣扬的人性论,是一种虚伪的唯心主义理论,它总是宣扬一种先验的超阶级的人性。孔子宣扬什么“仁”就是“爱人”,孟子说“仁心”是人生来就有的,“人性善”。他们果真不分阶级地爱所有的人吗?没有那回事。郑国把起义奴隶“尽杀之”,孔子不是表扬他们干得好,赞为“善哉”吗?孟子不是专门论证对奴隶和劳动者进行剥削和统治是“天下之通义”吗?对新兴地主阶级,他们也是一点不爱的。孔子在鲁国代行宰相,一上台就杀了革新派代表人物少正卯。孔子的学生冉求为新兴地主阶级干事,孔子就马上开除他的学籍,断绝师徒关系,还要煽动学生攻他。这就说明孔孟讲的什么不分阶级的“人类之爱”,什么天生的“仁心”等等,统统都是骗人的鬼话。他们爱的,实际上只是剥削阶级中的奴隶主那一小撮,只是那个反动的奴隶制度。林彪讲什么“仁爱之心”,可是,在《“571工程”纪要》反革命武装政变计划中,凶相毕露地叫嚷:要一口“吃掉”无产阶级,要谋害无产阶级的伟大领袖,要把当家作主的劳动人民统统打下去,实行法西斯专政。他们爱的,实际上只是被我们打倒的那一小撮阶级敌人。这就是林彪的“人性”,也就是地主资产阶级的人性。蒋帮头目在林彪死了两年后哀悼他说:“林彪……较有人性,这就是孔子的伦理学说潜在人心的佐证。”蒋帮的这种赞扬,对林彪的人性究竟是什么货色,是一种绝好的说明。

  反动阶级拚命宣扬人性论,一方面是为了把自己打扮成关心人心的“仁义之主”,掩盖自己的吃人真相。另一方面,则是打着“仁义道德”的旗号,向先进阶级的革命暴力兴师问罪。孔子不是骂新兴地主阶级是“有勇而无义为乱”,骂造反的奴隶是“有勇而无义为盗”吗?孟子更是这样,他破口大骂革命暴力是“杀人盈野”,“杀人盈城”,是“食人肉”,“罪不容于死”,应当处以极刑。林彪完全承袭了孔孟的一套,以反动的人性论为理论根据,猖狂叫嚣“恃德者昌,恃力者亡”,大骂无产阶级专政是“不仁”。“‘你们不仁。’正是这样。我们对于反动派和反动阶级的反动行为,决不施仁政。”无产阶级对于一切敢于反抗的反动阶级的反动分子,必须给以坚决无情的镇压。不这样做,我们就要亡国,地主资产阶级就要复辟。在林彪的假仁假义后面,难道不就是要用反革命暴力来推翻无产阶级专政吗?对于反动派的反革命暴力,我们只能是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用革命的暴力来镇压反革命的暴力。坚持马克思主义的阶级斗争和无产阶级专政的理论,坚持党的基本路线,使无产阶级专政不断得到巩固和加强。这就是我们的结论。

  玩弄儒家权术,结党营私,大搞阴谋诡计

  林彪在政治路线和思想路线上搞修正主义,决定了他在组织上搞分裂、结党营私,在策略上耍两面派、搞阴谋诡计。为了在党内隐藏下来,为了拼凑反革命队伍,伺机而动,实现其“复礼”的野心,林彪指使他的死党和一些人,挖空心思从四书五经、中外历史、以至小说谚语中搜寻材料,研究进行反革命阴谋活动的权术。奴隶主阶级和封建地主阶级所总结的一套反动统治术和两面派的伎俩,都成了他搞分裂、搞阴谋诡计的重要思想武器。

  孔子为了维护没落的奴隶制,提出了“君使臣以礼,臣事君以忠”,作为处理奴隶主贵族统治集团内部关系的准则,林彪在反党集团内部搞的也正是这一套。

  林彪的“君使臣以礼”,是一种虚伪的姿态。林彪明明是一个法西斯独裁者,他大树特树自己的“绝对权威”,以我划线,顺我者昌,逆我者亡。但他却偏要唱起“使臣以礼”的腔调,打出“求贤”的招牌。其实,他这里所说的“礼”,不过是封官许愿、请客送礼、吃吃喝喝、拉拉扯扯,一句话,就是用名利地位收买拉拢一些人为其反革命复辟事业服务。当他的死党的狐狸尾巴被群众揪住时,他便利用职权,包庇保护,使其蒙混过关。他的所谓“求贤”,就是按照他们复辟资本主义的需要,招降纳叛,网罗牛鬼蛇神,组织资产阶级司令部,拼凑大小反革命“舰队”。

  林彪标榜“君使臣以礼”的真实意图,是要他的死党“臣事君以忠”。象历代反动统治者一样,林彪也把“忠君”思想作为维护其反革命队伍内部统治的精神支柱。他宣扬孔孟“敬上”、“无违”的“忠孝”之道,提倡绝对服从;他强迫其特务组织成员向林家父子宣誓效忠,要他们“永远忠于”林家父子;当林彪反党集团末日来临的时侯。他还发出“不成功便成仁”的反革命训令,妄想要其反革命“舰队”成员为“林家王朝”殉葬。这些事实说明,林彪反党集团的一个重要组织原则,就是孔孟之道的纲常名教。

  林彪十分欣赏孔子的“小不忍则乱大谋”,把它抄录下来,挂在墙上,作为反革命的信条。林彪对毛主席、党中央对他的多次耐心的批评教育,怀恨在心,伺机反扑。为了阴谋篡党夺权,他反复告诫自己,要“忍耐”,切勿因“匹夫之勇”而败坏了“复礼”的“大谋”,“耽误自己终身大事”。在“忍”的背后,林彪咬牙切齿,磨刀霍霍,窥测方向,以求一逞。这实际上是胡风“在忍受中求得重生”的反革命故伎的重演。

  为了“在忍受中求得重生”,实现他的“大谋”,林彪把“韬晦之计”奉为至宝。一九七0年三月,正当林彪反党集团紧锣密鼓策划篡党夺权的时候,林彪指使他的死党把“韬晦”二字记在黑笔记上,并亲笔抄录了《三国演义》上赞扬刘备用“韬晦之计”欺骗曹操的一首诗:“勉从虎穴暂栖身,说破英雄惊煞人。巧借闻雷来掩饰,随机应变信如神。”在这里,他恶毒攻击无产阶级司令部是“虎穴”,自比为暂时栖身于“虎穴”中的“英雄”。这就不仅暴露了他是睡在我们身边的资产阶级野心家、阴谋家,同时也暴露了林彪使用两面派手段乔装打扮,把反革命真相掩饰起来,等待时机,向无产阶级司令部下毒手的狰狞面目。

  为了伪装掩饰自己,“随机应变信如神”,林彪又根据孔孟的所谓好人之所恶,恶人之所好,就会大难临头等说教,暗地里制定了一系列反革命两面派策略。什么“言不必信,行不必果”,“不说假话办不成大事”,什么“面带三分笑”,这一切,无须多加一字,就活灵活现地暴露了林彪是一个“语录不离手,万岁不离口,当面说好话,背后下毒手”的反革命两面派。

  修正主义头子林彪为什么乞灵于孔孟之道?

  林彪和历次机会主义路线头子一样,是资产阶级在党内的代表人物,是不折不扣的尊孔派。人们会问:资产阶级代表人物为什么要到奴隶主阶级、封建地主阶级那里去寻找思想武器,党内的修正主义头子为什么无不乞灵于孔孟之道?这是一个值得注意的问题。

  修正主义头子林彪之流尊孔不是偶然的,是有深刻的阶级根源和历史根源的。

  首先,林彪之流的尊孔是与他们所代表的阶级——中国资产阶级特别是大资产阶级的历史特点和阶级地位紧密联系在一起的。十九世纪末二十世纪初,世界进入了帝国主义和无产阶级革命的时代,生活在半殖民地半封建社会的中国资产阶级,从一开始就形成了它自己的阶级特点。中国资产阶级在经济上和政治上是异常软弱的,在思想文化上没有也不可能建立足以取代封建文化的思想体系。在旧中国占统治地位的大资产阶级,是帝国主义和封建主义结合的产儿,买办性和封建性是这个阶级的根本特性。他们历来是帝国主义奴化思想和尊孔读经的封建文化的顽固的维护者和狂热的推销者。在社会主义革命时期,在无产阶级与资产阶级的矛盾成为国内主要矛盾的情况下,谁要在中国复辟资本主义,在政治上必然要实行封建买办法西斯专政,在思想文化上也只能从帝国主义和封建主义那里寻找武器。代表资产阶级利益的陈独秀、王明、刘少奇、林彪之流,搞修正主义,乞灵于孔孟之道,正是反映了这样一个阶级的特点。出身在地主兼资本家家庭而又长期抗拒世界观改造的林彪,更是如此。

  其次,从历史根源来看,孔孟之道原是没落奴隶主阶级的意识形态,是一种具有极大欺骗性的剥削阶级思想体系,它的实质是主张倒退,反对进步;主张保守,反对革新;主张复辟,反对革命;是剥削压迫之道,反革命复辟之道。它后来被腐朽的地主阶级和大资产阶级所利用,也被妄想灭亡中国的帝国主义所利用,成为我国两千多年封建社会和半殖民地半封建社会的统治思想,成为历代反动统治者奴役劳动人民的精神枷锁,成为一切搞复辟、搞反共的反动派的思想武器。由于历代反动统治者大力提倡、强制推行孔孟之道,使它渗透到旧中国社会生活的各个领域,形成了一种年深日久的传统观念。一切主张开倒车的反动派,总是祭起尊孔的破旗,千方百计地利用孔孟之道,欺骗群众,蛊惑人心。党内历次机会主义路线头子反对革命,主张倒退,他们尊孔也就毫不奇怪了。修正主义头子林彪,是一个不读书,不看报,不看文件,什么学问也没有的大党阀、大军阀,但他到处搜集孔孟的言论,大讲孔孟之道,这完全是由于他和孔孟的反动思想一致,要搞复辟的反革命本性决定的,完全是出于利用反动的传统观念颠覆无产阶级专政、复辟资本主义的险恶用心。

  随着批林整风运动的深入发展,必然要批判孔孟之道,批判尊孔反法的思想。当前开展的批林批孔的斗争是两个阶级、两条路线的生死斗争,是全党全军全国人民的头等大事。不批孔,不批判尊孔反法思想,实质上就是不批林。深入批判孔孟之道,批判尊孔反法的思想,对于彻底揭露和批判林彪修正主义路线的极右实质,对于加强思想和政治路线方面的教育,对于巩固和发展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的成果,搞好上层建筑领域的革命,都具有重大的意义。我们一定要在毛主席、党中央领导下,发扬无产阶级的彻底革命精神,夺取批林批孔斗争的新胜利,让马克思主义、列宁主义、毛泽东思想永远占领无产阶级的思想阵地。







  评论这张
 
阅读(5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