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沉默的麻雀的博客

中外老照片精华荟萃 历史影像 环球博览 军事贴图......

 
 
 

日志

 
 

钱昌明:王长江不愧是赫鲁晓夫的孝子贤孙! ——评新老、中外修正主义的“血缘”关系  

2017-03-14 20:50:34|  分类: 热点时评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钱昌明 · 2017-03-11 · 来源:乌有之乡


如今王长江也公开扬言:“改革进入深水区,需要进一步推进理论创新”,并声嘶力竭地呼喊“杀出一条血路!”以便“顺应市场经济发展”,这难道不是修正主义的“逼宫”之举?

  钱昌明:王长江不愧是赫鲁晓夫的孝子贤孙!

  ——评新老、中外修正主义的“血缘”关系

  前一时期,王长江在中共中央党校讲坛上发表反党言论,遭到舆论的批判,被迫主动“离职”,倒也寂静了一段时间。然而,王长江之流的资产阶级立场是不会改变的。“他们的思想意识是一定要反映出来的,一定要在政治问题和思想问题上,用各种办法顽强地表现他们自己。要他们不反映不表现,是不可能的。”(《正确处理人民内部矛盾的问题》)。

  本次,王借着参与“两会”、接受媒体采访之机,终于又跳将出来,针对当前形势,大谈“防左”,直至歇斯底里地喊出:“必须‘壮士断腕,杀出一条血路’,深化行政体制改革,使它更顺应市场经济发展。”(见“财新网”萧辉:《全国政协委员、中央党校教授王长江大谈“防左”》)

  读了这位中央党校“党建专家”的言论(包括以前的言论),不免让笔者想起了赫鲁晓夫。赫氏是国际公认的当代修正主义的“领头羊”,正是在他的带领下,葬送了由列宁、斯大林缔造的社会主义苏联和现代国际共产主义运动。人们只要有兴趣对照一下,就会发现王氏的言论与赫氏的“理论”几乎同出一辙,两者具有同一的修正主义“血缘”。看来,新老、中外修正主义,无不都具有同样的特点,无不都在攻击、否定马克思主义的核心基本原理。

  修正主义特点是“跪着造反”

  列宁说:“马克思主义在理论上的胜利,逼得它的敌人也装扮成马克思主义,历史的辩证法就是如此。(《无产阶级革命和叛徒考茨基》)

  马克思主义叛徒,为了掩盖其叛徒的可耻面目,欺骗革命人民、以售其奸,只能“跪着造反”,“打着‘红旗’反红旗”。从修正主义鼻祖伯恩斯坦、考茨基,到赫鲁晓夫、王长江,无一不是如此。他们总是打着“马克思主义”的红旗反马克思主义;打着“社会主义”旗帜反社会主义;打着“发展”、“创新”的旗号阉割马克思主义的基本原理,这就是修正主义的最大特点。

  然而,跪着造反也好,打着“红旗”反红旗也好,说白了,就是一个“假”字!也就是“挂羊头、卖狗肉”的一个“骗”字。嘴上讲马克思列宁主义、毛泽东思想,举的是共产党的牌子;而搞的却是修正主义,干的是资本主义。

  赫鲁晓夫修正主义,自称他们是“马克思列宁主义”,是在建设“共产主义”(见《苏共中央给中共中央的信》);然而,他们所推行的路线、方针与政策,从根本上否定了马克思主义的核心基本原理,实实在在地是在为资产阶级的利益服务,完完全全是在复辟资本主义。

  众所周知,赫鲁晓夫是公开称颂斯大林是“慈父”的第一人,在斯大林生前,可谓好话说尽;在其死后,却又坏事做绝。他在1956年苏共20大上做秘密报告,以“反对个人崇拜”为名,大反斯大林、全盘否定斯大林时代,在国际共产主义运动中制造了一个颠覆性的历史事件。他对外屈服于帝国主义压力,对内否定马克思主义的阶级斗争学说。提出“三和两全”(“和平共处”、“和平竞赛”、“和平过渡”,“全民党”、“全民国家”)路线,从此,修正主义思潮泛滥,成为国际共产主义运动由高潮走向低潮的转折点。

  王长江是“生在新中国,长在红旗下”的一代新人,但却对社会主义制度极度不满。他一度位居中共中央党校党建部主任要职,却肆意攻击“马克思主义中看不中用”,大力鼓吹资本主义的经济制度与政治制度。认为西方的“民主政治”制度“确实比我们好”,“最典型的是三权鼎立,司法权、立法权、行政权三个分开,分开给你划定边界”(见《王长江“7.29”讲课》)等等。

  新老、中外修正主义,尽管走马灯似地轮番上演,花样手法也在不断翻新;然而,他们背叛马克思主义,作为资本走狗的本质始终不会改变。

  否定阶级斗争和无产阶级专政

  马克思主义的核心原理之一,就是阶级斗争学说与无产阶级专政思想。《共产党宣言》第一章开头的第一句话就是:

  “到目前为止的一切社会的历史都是阶级斗争的历史。”马克思在1852年又明确宣布:

  “我的新贡献就是证明了下列几点:(1)阶级的存在仅仅同生产发展的一定历史阶段相联系;(2)阶级斗争必然要导致无产阶级专政;(3)这个专政不过是达到消灭一切阶级和进入无阶级社会的过渡。”(《马克思致约·魏德迈的信》)

  赫鲁晓夫提出“全民党”与“全民国家”,说白了,就是要否定马克思主义的阶级斗争学说与无产阶级专政思想。

  他污蔑斯大林是“伊凡雷帝”、是“暴君”,抓住肃反工作中的缺点、错误,攻其一点不及其余,无限夸大、直至造谣污蔑,全盘否定斯大林时代。实质上就是要否定斯大林坚持的马克思列宁主义核心原理——无产阶级专政。目的是要丑化社会主义制度,从而为修正主义思潮的泛滥打开闸门,为在苏联颠覆社会主义制度、复辟资本主义开辟道路。

  王长江打着共产党员招牌、中共中央党校“党建部主任”的旗号,以“解放思想”、“理论创新”为借口,在党校讲坛上恶毒攻击中国革命和中国共产党的开国领袖毛主席,全盘否定毛泽东时代,实在同赫鲁晓夫攻击斯大林有异曲同工之妙:

  “毛泽东的个人威望如日中天,所有的对手全打下去了,包括林彪。谁也没敢,没人敢跟他较量啊,对吧,叱咤风云┄┄

  可是,“你(毛泽东)搞了将近三十年,什么手段都使出来了,运动一个接着运动,结果老百姓的温饱都没解决,咋回事?”

  这里,王长江以他特有风格的语言,不仅是攻击毛泽东的所谓“专制独裁”,实则是从根本上否定阶级斗争学说和实行无产阶级专政的社会主义制度。

  新老修正主义所以都要否定阶级斗争学说和无产阶级专政,原因很简单,因为他们都是站在资产阶级和剥削阶级的立场上,为了维护传统的“金”字塔式的社会结构与剥削制度,为要解除无产阶级和劳动人民对剥削、压迫的反抗,消弭革命斗争。也就是说,只许让剥削阶级剥削、压迫被剥削阶级和劳动人民;却不准被剥削阶级和劳动人民起来反抗。

  看看伯恩斯坦、考茨基之流,他们宣扬阶级调和论和社会改良主义,最终把马克思主义变成了民主社会主义,不就是为了维护资本主义剥削制度?再看看赫鲁晓夫、戈尔巴乔夫之流,他们把苏联共产党变成“全民党”,直至最后宣布解散共产党,难道不就是为了在苏联复辟资本主义社会制度?王长江全盘否定毛泽东时代,其要害还是攻击、否定马克思主义的阶级斗争学说与无产阶级专政思想。

  可见,新老、中外修正主义,所以念念不忘攻击马克思主义的阶级斗争学说和无产阶级专政,就是只许剥削阶级搞资产阶级专政——让剥削阶级拥有“刀把子”,剥夺被剥削阶级拥有“刀把子”。最终目的,无不都是为了维护或复辟资本主义的社会制度。

  否定公有制,复辟私有制

  马克思主义的又一个核心原理,就是消灭私有制。《共产党宣言》明确宣布:“共产党人可以用一句话把自己的理论概括起来:消灭私有制”。“共产主义革命就是同传统的所有制关系实行最彻底的决裂;毫不奇怪,它在自己的发展进程中要同传统的观念实行最彻底的决裂。”

  消灭私有制,必然要推行公有制;推行公有制,必然要搞计划经济;搞计划经济,必然要逐步消灭市场经济;消灭市场经济,必然要提倡“公”字观。

  赫鲁晓夫修正主义反马克思主义之道而行之。提倡“私”字观,用“物质刺激”,来偷换社会主义的“各尽所能,按劳分配”的原则;不是缩小而是扩大三大差别(脑体、工农、城乡);破坏社会主义的计划经济,实行资本主义的利润原则,提倡资本主义的自由竞争,瓦解社会主义的全民所有制。

  赫鲁晓夫掌权时期,推行一长制、高薪制,大力扶植占据领导地位的蜕化变质分子,使苏联的极小部分人同工人、农民和一般知识分子之间的收入差距不断扩大。官僚特权阶级放肆地利用职权,侵占苏联人民的劳动果实,人为地加剧苏联社会的阶级分化。赫鲁晓夫仇视社会主义的农业计划制度,把它说成是“官僚主义的”、“不必要的”;扶植富农经济,瓦解社会主义集体经济。(详细材料可参见《关于赫鲁晓夫的假共产主义及其在世界历史上的教训——九评苏共中央的公开信》)

  无独有偶。王长江几乎全部学舌赫鲁晓夫,否定“公”字观,提倡“私”字观;鼓吹物质刺激,攻击公有制,为资本主义的市场经济大唱赞歌。

  王长江在《王长江“7.29”讲课》中公开声称:“人都是自私的”,雷锋日记是骗人的,“公”字观是“缺乏动力”的;认为“精神的东西,对少数人可以,对多数人不行,短期内可以,长期内不行”。认为“计划经济前提就是不允许你追求个人利益”,不可行;只有搞市场经济才能解决问题,必须“让市场在资源配置中起决定性作用”。换句话说,就是要彻底废除计划经济,全部推行资本主义的市场经济。

  王长江在本次采访中更表示,当前中国的“行政体制改革”任务:就是要适应市场经济的需要。首先要明晰产权制度——保护资本主义私有制,必须“顺应市场经济的逻辑”。也就是说,他不仅要复辟资本主义私有制,还特别在意从政治体制彻底改变上层建筑。

  鼓吹西方民主政治与腐朽文化

  修正主义既然是为资产阶级扼杀社会主义革命、复辟资本主义服务的,这就必然要在污蔑、攻击社会主义的同时,竭力美化、颂扬资本主义。

  赫鲁晓夫一头拜倒在资产阶级的脚下,宣扬西方资产阶级的“自由、平等、博爱”和人性论,向苏联人民灌输资产阶级的个人主义、人道主义、和平主义的反动思想。他仰慕资产阶级的生活方式,追求腐朽的西方式资产阶级文化,带头败坏社会主义的道德风气,让苏联的社会主义文化受到排斥和打击。

  王长江更是把资产阶级追求吃喝玩乐说成是“人性”的本能。认为“人对利益的追求只是人的一种本性,既不姓社,也不姓资”;“人对利益的追求才是社会发展的源动力”。(《王长江“7.29”讲课》)


钱昌明:王长江不愧是赫鲁晓夫的孝子贤孙! ——评新老、中外修正主义的“血缘”关系 - 沉默的麻雀 - 沉默的麻雀的博客
 

 

  上世纪60年代,有几位日本留苏学生写过一本书,书名为《苏联是社会主义国家吗?》(香港三联书店出版),记述在赫鲁晓夫修正主义主导下,他们目击苏联的许多社会现实。其中讲到:

  “羡慕、崇拜美国和西欧资产阶级的生活方式,已经到了根深蒂固的地步。有苏联最高领导人在这方面事事带头,上行下效,理所当然。赫鲁晓夫穿的衣服,就是特地到英国定制的,这和中国领导人一贯穿人民装相比,也就清楚地表明了这两个国家所走的不同道路”;

  “以前,苏联政府对西方国家的广播是限制收听的,例如‘自由柏林’、‘美国之音’、‘伦敦BBC’电台的俄语广播节目,都不能随便收听的。可是从我们到了那里以后,就对西方广播采取了完全放任的态度”;

  “在苏联青年普遍不问政治的同时,对于西方颓废的资产阶级文化,却处处表现出极大的兴趣,这种倾向非常强烈┄┄他们要住房,要汽车,不要老一辈人”;

  “我们在苏联这几年来,目击爵士音乐、扭摆舞等势如洪水,毫无控制地在全苏蔓延开来”;

  “我在红场就碰到过日本战后初期的那种‘梆梆女郎’(妓女)”;

  工厂共青团组织的“所谓野营生活就是唱那些无聊的歌,跳那些下游的舞。如果至此为止,倒也罢了。可是,到了深夜,这些男女就一对对步入丛林深处,直胡闹到天亮才回来。第二天整个白天就在帐蓬中蒙头大睡,到了晚上,整理整理帐蓬回工厂,这就是共青团主办的、每周让团员过着的组织生活”;

  “由于苏联社会的不断腐败、堕落和变质,正经人就会被人讥笑为笨蛋,甚至被认为是神经病。在这样风气之下,从下层到上级,层层官员都各干各的坏事。越是爬到上层,坏事干得越多。最为普遍的就是贪污渎职┄┄贪污发展到不止个别的人,而是全体地、有组织地进行,有不少企业从门房到最高领导层,人人贪污”。(引文均见《苏联是社会主义国家吗?》中“二、‘社会主义国家’苏联的现实”)


钱昌明:王长江不愧是赫鲁晓夫的孝子贤孙! ——评新老、中外修正主义的“血缘”关系 - 沉默的麻雀 - 沉默的麻雀的博客

 

  修正主义上台就是资产阶级专政

  毛泽东主席说过:“修正主义上台,就是资本主义上台,而且还是最坏的资本主义,是法西斯主义”。(毛泽东1964年8月的一次讲话,引自1976年4月24日《人民日报》)

  赫鲁晓夫修正主义上台后,果然露出了“最坏的资本主义,是法西斯主义”的真面目。

  他们搞“不换思想就换人”,进行无情的政治清洗。从中央到地方,从党政领导机关到经济、文化教育部门,进行一次又一次的清洗,撤换一批又一批的干部,把他们所不信任的人打下去,把他们的亲信安插到领导岗位上,从而保证他们修正主义路线的推行。

  以苏共中央委员会的组成为例,经过1956年苏共20大的“选举”或其后的“调整”,1952年苏共19大的中央委员,有近百分之七十都被清洗了!

  再以地方各级党组织来说,赫鲁晓夫修正主义借口所谓“干部更新”,把各加盟共和国党中央、边疆区党委和组织党委的成员撤换了百分之四十五,市委和区委的成员撤换了百分之四十。1963年,赫鲁晓夫集团又借口划分所谓“工业党委”和“农业党委”,把各加盟共和国党中央和州党委会成员撤换了一半以上。(以上材料均参见《九评苏共中央的公开信》)

  经过这一系列组织人事变动,苏联特权阶层完全控制了苏联党政和其他重要部门。

  赫鲁晓夫修正主义这个特权阶层,把为人民服务的职权变为统治人民群众的特权,利用他们支配生产资料和生活资料的权力来谋取自己小集团的私利。

  这个特权阶层,侵吞苏联人民的劳动成果,占有远比苏联一般工人和农民高几十倍甚至上百倍的收入。他们不仅通过高工资、高奖金、高稿酬以及花样繁多的各人附加津贴,得到高额收入,而且利用他们的特权地位,营私舞弊,贪污受贿,化公为私。他们在生活上完全脱离了苏联劳动人民,过着寄生的腐烂的资产阶级生活。据《九评苏共中央的公开信》揭露:

  在赫鲁晓夫集团的统治下,谁要是坚持无产阶级立场,坚持马克思列宁主义,敢于说话,敢于反抗,敢于斗争,谁就会被监视、钉梢、传讯、以至逮捕和监禁,或者硬被说成是“精神病患者”,而被送进“疯人院”。苏联报纸公然宣称要对那些稍微流露一点不满情绪的人“进行斗争”,即使仅仅对赫鲁晓夫的农业政策说了几句“俏皮话”,也要当作“败类”,给予“无情打击”。

  尤其骇人听闻的,赫鲁晓夫修正主义集团竟然不止一次地对工人罢工和群众反抗进行了血腥的镇压。彻底暴露了他们社会主义叛徒、资本走狗的狰狞面目。

  如今王长江也公开扬言:“改革进入深水区,需要进一步推进理论创新”,并声嘶力竭地呼喊“杀出一条血路!”以便“顺应市场经济发展”,这难道不是修正主义的“逼宫”之举?

  王长江真不愧是赫鲁晓夫的孝子贤孙!




1971年《人民日报》《红旗》杂志《解放军报》:现代修正主义是巴黎公社革命原则的叛徒



相关博文:

李甲才:历史虚无主义是改旗易帜前的舆论战

前卫战士:不讲阶级、不讲阶级斗争 就看不懂当今的中国和世界

前卫战士:究竟谁应当承担反毛、诬毛、妖魔化毛泽东的历史责任?

前锋:一场保卫毛主义围剿反毛贼的“人民战争”

千钧棒:贺卫方张鸣为何火急火燎为邓相超招魂?

时代尖兵:必须揪出邓相超背后的大老虎

司马平邦:警惕毕福剑事件背后的网络水军

温暖阳光:公知说“别让毕下岗毁了他”证明市场化是毁人?

北大马学会 :毕福剑之流为什么恨毛泽东?

蓝羽:看文化枪手如何帮毕福剑开脱

黎阳评毕福剑事件:反毛英雄气短,“公知”黔驴技穷

顽石:“毕福剑事件”的深刻启示


  评论这张
 
阅读(117)| 评论(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