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沉默的麻雀的博客

中外老照片精华荟萃 历史影像 环球博览 军事贴图......

 
 
 

日志

 
 

黎阳:公知.公害.公敌(二)——“公知”与“淘汰垃圾人口”  

2017-03-25 07:06:00|  分类: 文摘杂谈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2015-10-26  来源:红歌会网  作者:黎阳


  公知.公害.公敌(二)

 

  黎阳

 

  2015.10.24.

 

  “公知”与“淘汰垃圾人口”

 

  善良的人们总也想不通:为什么中国的“公知”对中国的老百姓总是那么仇恨?从来就没见过哪个“公知”说老百姓好话的,只要一开口准是破口大骂:“脑残”、“智障”、“愚昧”、“无知”、“弱智”、“低能”、“智商低下”、“民智未开”、“反智”、“劣等民族劣等文化”、“不文明”、“愤青”、“民粹”、“爱国贼”、“狂热极端分子”、“失败者”、“穷鬼”、“懒汉”、“群氓”、“低素质”、“草民”、“愚民”、“堕民”、“刁民”、“暴民”、“屁民”、“人渣”、“垃圾人口”、“奴性”、“盲从”、“暴戾”、“中国这样一个民众天性懒惰、懦弱、不思进取、道德堕落的国度”、“数量惊人、永远骂不醒的自甘奴贱货”、“下岗工人根本不值得同情”、“95%有破坏性”、“中国的老年人群体真是卑劣之极”、“丑陋的五十年代生人”、“中国人的劣根性”、“中国人素质低劣”、“文革毒素已进入中国人的血液中”、“中国愤青的狂暴已经接近病态”、“流氓无产者的卑劣,是建筑在自己的没出息之上的。他知道自己这辈子都竞争不过人家”、“‘群众’永远是一些没有身份与人格的工具,是一些从来也不要负责、不需要脑子,只需要听从号令、遵守指挥的冲锋队员。它(而不是他们)不是一种可以对话、需要对话的理性个体,而是永远只作为一种压力、一股污秽物,一种语言巫术出现”、“改革代价”、“下岗三千万”、“下岗分流”、“减员增效”、“优化组合”、“末位淘汰”、“对待刁民不能手软”、“不能因为有些人喝不起水就不提高水价”、“‘人民’?要‘人’,不要‘民’!”“‘民’,是一个不好的字眼”、“你就不配活着!”……

 

  外国死了人,中国“公知”人人如丧考妣痛哭流涕——撒切尔夫人、曼德拉、李光耀死了,百度和许多网站将页面换成黑白色,央视、凤凰卫视等媒体高度关注、反复报道、不厌其烦赞美;美国“九一一”、波士顿爆炸案死了人,他们连哭带嚎“今夜我们都是美国人”,跑到美国使馆门前点蜡烛,在电视上大肆报道。中国死了人,中国“公知”个个若无其事无动于衷——雅安地震208人丧生、厦门公交爆炸47人丧生、昆山大爆炸70人丧生、长江沉船400多人丧生、昆明恐怖袭击31人丧生、吉林大火120个工人丧生、深圳清水河仓库大爆炸800余工人伤亡、深圳葵涌镇致丽玩具厂火灾87名女工丧生、福州马尾高福纺织品有限公司火灾61个工人丧生、天津8.12大爆炸几百人伤亡、乌鲁木齐恐怖袭击、拉萨恐怖袭击……从不见一家中国网站将页面换成黑白色;从不见一个“公知”宣称“今夜我们都是中国人”,只见“公知”冷嘲热讽幸灾乐祸——汶川大地震,朱学勤说是“天谴”;天津大爆炸,人大张鸣说是“报应”;云南地震,人大张鸣说伤亡责任在民族——“哪里有这样民族?”重庆“东方之星”沉船死了数百人,日本街头大屏幕悼念“东方之星”的沉船人员,中国上海街头大屏幕欢庆股市突破5000点……大谈“人道”、“文明”、“以人为本”、“和谐”、“宽容”、“理性”、“民主”、“道德的血液”,却津津有味津津乐道“赖宁的烤肉”、“人肉烧烤店”、“挂炉烤鸭”、“半面熟”、“恭喜你与烧烤齐名”、“力挺你成为烧烤店CEO,开店十万罐,说到做到”、“只有儿童买卖合法化,才能减少儿童偷盗”……

 

  这一切很让人纳闷:无缘无故的,中国老百姓到底碍着“公知”什么了?老百姓从来不靠损害“公知”过日子——老百姓三百六十行,哪一行是不伤害“公知”就不能运作的?而“公知”不损害老百姓却过不了日子,否则为什么时时、处处、事事跟老百姓过不去、视老百姓如死敌?

 

  道理其实很简单:“公知”和老百姓的关系是狼和羊的关系。狼吃羊,并非羊得罪了狼,而是狼的生存需要。“公知”欺负老百姓,并非老百姓得罪了“公知”,而是“公知”的生存需要。

 

  “公知”不创造财富,只创造卖嘴扯蛋。而一个正常运转的经济体系里没有卖嘴扯蛋的位置——你见过有谁时不时需要“来二两诡辩,要三斤扯蛋”吗?可见“公知”无法通过正常的等价交换生存——它拿不出可以用来跟老百姓等价交换的东西。拿不出东西跟别人等价交换,又非要把别人创造的财富弄到手不可,那就只有来邪的歪的——从生活常识可以知道,凡游手好闲、好吃懒做又不劳而获的一准是流氓,一准是靠成帮结伙敲诈勒索坑蒙拐骗欺负人混日子。只不过流氓分三六九等。最低等的是地痞流氓,只会搞直接看得见的街头横行——结成直接看得见的帮派、用直接看得见的硬暴力欺负直接看得见的受害者。最高等的是有文化的流氓——“公知”流氓,善于搞直接看不见的社会横行——结成直接看不见的帮派、用直接看不见的软暴力欺负直接看不见的受害者。二者形式不同,本质一样——地痞流氓不由分说想打谁就打谁,“公知”流氓不由分说想骂谁就骂谁;地痞流氓用硬暴力抢劫财富,不抢就无法生存;公知”流氓用软暴力抢劫财富,不打抢也无法生存。二者都只有破坏性没有建设性。

 

  地痞流氓的抢劫财富跟狼吃羊是一个路数——用硬暴力征服受害者的肉体,扑上去直接吃肉。“公知”流氓的抢劫财富则是另一个路数——用软暴力征服受害者的精神,通过征服精神而征服肉体——人用不着直接跟牛马拼体力肉搏,只要从精神上征服牛马、使牛马自认低人一等,就能使牛马对自己百依百顺、任人宰割。“公知”用不着直接跟老百姓拼体力肉搏,只要从精神上征服老百姓、使老百姓自人低“公知”一等,就能使老百姓对“公知”百依百顺、任其宰割。

 

  “公知”的抢劫财富比地痞流氓的抢劫财富虽然技高一筹,但本质仍然一样——用暴力(硬暴力或软暴力,有形的暴力或无形的暴力)把受害者扑倒,制造出抢劫者与受害者的不平等:狼要吃羊就必须先用暴力把羊扑倒。流氓土匪要抢劫就必须先用暴力把受害者制服。“公知”要巧取豪夺就必须先用暴力把老百姓踩在脚下。总而言之都是先用暴力制造出不平等——抢劫的前提是双方不平等。抢劫就不能平等,平等就不能抢劫——双方平等还怎么抢?既然“公知”靠掠夺财富诈骗抢劫老百姓为生,那就决不能跟老百姓讲平等,必须“证明”自己与老百姓不平等,“证明”自己这些“公知”是“精英”,天然高人一等、“证明”老百姓天然“低贱”——“上智下愚”、“士优民劣”……而所有这些“证明”都是同一件事——“用软暴力征服受害者的精神”。

 

  因为所有这些“证明”都是“用软暴力征服”以抢劫财富,那就决谈不上客气,而必然蛮横无理——双方平等才谈得上客气,抢劫财富就决不客气——客气还怎么抢?这就解释了为什么“公知”对老百姓永远那么冷酷无情凶神恶煞轻蔑蛮横。

 

  只要认同“人与人不平等”、把人分为“优等”、“劣等”、“精英”、“愚民”,就走上了“灭绝劣等人”的不归路——世间一切事务都是不断发展的,“人与人之间不平等”的关系也一样,一旦确立就必然不断发展、持续作用、累积迭加、愈演愈烈——人与人的关系只有0、1两种状态:要么平等,要么奴役,没有中间状态,或者说,任何中间状态都是不稳定状态。客观规律是:“低人一等”的原则一旦确立就必然被重负运用、反复运用、无限运用,直至极限——这次“低一等”,下次呢?“低二等”,以后呢?低三等、四等、五等,或者更糟:“低二等”的平方、三次方、四次方……也就是说实际运作起来,“劣等人”的“等级”必定“无穷递缩,迅速归零”。既然“劣等人”的等级为零,那就是说,不算人了。既然不算人,那当然可以肆意消灭,当然可以得出结论:“灭绝劣等人”——如果没有制约,这种恶性循环必定跳跃式飞速发展,从轻视发展到歧视、从歧视发展到敌视、从敌视到灭绝……所有这些可以在极短时间内完成,甚至只需要一眨眼的工夫。

 

  德国纳粹党的种族灭绝就是如此发展起来的——一开始只是排犹,并没有一上台就打算把犹太人送进毒气室。但既然坚持“人分优等劣等”,就只能在“无穷递缩,迅速归零”的规律的支配下无穷发展、步步升级、愈演愈烈,一发而不可收拾——“合法”限制犹太人、抵制犹太人的商店、禁止犹太人竞选公职、担任文官职务、在新闻界、广播业、农业、教育界、戏剧界、电影界工作、从事金融交易、从事律师、从事医药业和商业、获得生活上的享受、购买日用必需品、购买食物、药品、商店挂出“犹太人不得入内”的牌子、整座城挂出“本市严禁犹太人入境”、“犹太人进入此处安全自行负责”的侮辱性牌子、剥夺财产、侮辱、鞭打、送入集中营、奴役劳动、大规模死刑、毒气室、熔人炉……只要坚持人与人不平等,就必然一条道走到黑,最后终于走到有计划的种族大屠杀。

 

  “公知”自命“精英”、叫嚣“上智下愚”跟纳粹德国的种族灭绝逻辑本质一样——只要把人分为“优等劣等”,就坠入了与法西斯人种优越论性质相同的杀人逻辑,就必然奉行社会达尔文主义,最后结果必然是“灭绝劣等人”。只不过纳粹德国的“灭绝劣等人”是对外的“灭绝劣等民族”,而“公知”的“灭绝劣等人”是对内的“淘汰垃圾人口”。制造“优等民族”的结局是“淘汰劣等民族”,制造“上智下愚”的结局是“淘汰垃圾人口”——“公知”整天说别人爱国是纳粹,其实他们的“淘汰垃圾人口”才是真正的纳粹。

 

  历史的教训:鼓吹“上智下愚”、自命“精英”是杀人信号。分智愚、定贵贱是定生死的代名词——就算“脑残”“智障”,那也不过是残疾人。残疾有什么罪?但以“淘汰垃圾人口”为标准,残疾就是罪,就该死,就该淘汰——纳粹集中营的标准,老弱病残就是罪,就该被送进毒气室。允许“公知”、“精英”有权分智愚、定贵贱,就是由“公知”、“精英”决定谁该死、谁不配活着,就象纳粹死亡营的党卫军医生决定谁该进毒气室、谁该进奴隶工厂一样。“公知”、“精英”把持的高考、文凭热实际就是新形式的纳粹死亡营生死“甄别”。不破不立,不塞不流,不止不行,不把别人打成“垃圾人口”,“公知”就当不成“精英”。为了当上“精英”,必须制造“垃圾”,制造“垃圾”就是制造“劣等”。既然“优胜劣汰“,只要制造出了“劣等”,发展的结果就必然是“淘汰劣等”。

 

  一旦有一个群体可以被另一个群体命名为“垃圾人口”之后予以消灭,那么所有人就都变得不再安全,因为那条判定他人生死的线是可以随意划下的。

 

  自封“精英”是自封“优等人”的另一种方式,也是实施“优胜劣汰”、灭绝“劣等人”的另一种方式。自封“精英”,就是预先宣布自己一贯正确、永远正确、任何问题上都正确,所以叫“精英”——“优等人”。只要自封“精英”,必定是要欺负人,用“精英”来压制别人欺负别人。不欺负人用不着卖弄“精英”。自封“精英”,就等于发表了当代版的《我的奋斗》,公开宣布要消灭劣等人——希特勒在《我的奋斗》里公开宣布要淘汰劣等人,但无人当回事。等一切变成现实,人们才猛醒:原来人家早就有言在先,不是言之不预。如今自封“精英”也一样。自封“精英”实际是“你们都是劣等人”的另一种说法。当了“劣等人”就等于不是人,是会说话的牲畜,牛马羊猪一类牲畜,一出生就被判了死刑,仅仅是个何时执行的问题。自封“精英”的必然逻辑就是“灭绝劣等人”

 

  只要把人分为“优等”“劣等”,就是在制造“优胜劣汰”,就开始了“灭绝劣等人”。所谓“优等”实际没有什么客观标准。“优等”不“优等”谁有权力谁说了算。宣布自己“优等”,意味着宣布别人“劣等”。宣布别人“劣等”,意味着要搞“优胜劣汰”灭绝别人。如果不打算灭绝别人,就不会用“劣等”这种毁灭性提法。只要有权把别人划为“劣等”,就有权“优胜劣汰”、“淘汰劣等”,就启动了“灭绝劣等人”的进程,离最后的大规模屠杀只不过是个时间问题和方法问题。

 

  “精英”意味着血腥,“最优秀”意味着“我的奋斗”——谁鼓吹“精英”,谁实际就在公然煽动压迫、制造仇恨、教唆杀人;谁煽动“最优秀的人”,谁实际就已经在着手搞大规模人口灭绝。千里之堤,溃于蚁穴;人口灭绝,始于“精英”。不把自命“精英”定性为犯罪本身就是犯罪。

 

  这就充分解释了“公知”的一系列仇恨中国老百姓的叫嚣、一系列“顶层设计”和一系列后果:

 

  ——“劣等文明劣等人”、“中国能否可以通过大规模消灭无用的平民来解决人口危机和贫富分化?”、“中国人口多、素质低,不是所有的人都能进入现代化”、“能继续留在这个星球上的自然是优等民族,也符合‘弱肉强食,适者生存’的自然法则,自然法则就是天意,不可违背!”“自然生态系统延续的唯一法则就是物种间的物竞天择、适者生存。看起来残酷,但是公平”、“你就不配活着!”……

 

  ——“必须把人口降至5亿以下,这样才能实现人类的永久生存和可持续发展,这就是共济会的目标,这个目标是正义而伟大的,因为他是为了挽救人类!能继续留在这个星球上的自然是优等民族,也符合‘弱肉强食,适者生存’的自然法则,自然法则就是天意,不可违背!就算是牺牲我的后人(当然我的后人也未必会牺牲),那也值得!为了顾全大局,舍小家为大家,有何不可?不能顾全大局的做法是自私的,是不可取的!转基因食品能在中国迅速推行,且有法律保障,说明我们的领导人是顾全大局的(虽然他们自己及家人并不吃转基因食品,而吃特供食品),可敬可亲!”“转基因食品是一个伟大的发明,他能让人慢慢失去生育能力,和平地断子绝孙!它没有血腥的杀戮,却与杀戮殊途同归,是一种可以把地球人减少至5亿的绝佳手段。转基因食品,不让人流血,不让人痛苦,体现了一种人道主义精神,这样的科学家不服不行!”(茅于轼)

 

  ——肆无忌惮毁灭可耕地(连“确保十八亿亩耕地红线”都不提了)、肆无忌惮荒废水利设施、肆无忌惮打击农民务农积极性、肆无忌惮全面摧毁中国农业;肆无忌惮挥霍破坏中国的水源;肆无忌惮制造环境污染(首都成“首堵”、北京变“雾都”,雾霾蔽日,伸手不见五指……);肆无忌惮包庇保护假冒伪劣,放纵有毒有害食品药品泛滥成灾;肆无忌惮制造豆腐渣工程;肆无忌惮摧毁医疗保健体系和养老福利制度,使中国老百姓看不起病、养不起老;肆无忌惮挥霍破坏中国的能源、矿产等要害战略资源,剥夺未来的中国人的生存必需;肆无忌惮强制推广能毁灭生殖能力的转基因主粮……

 

  ——“中国现在什么东西都有毒”、“中国人吃的是毒食,喝的是毒水,唿吸的是毒气,已到了忍无可忍、让无可让的地步”、“中国毒食品网站记录逾2千种”、“从三聚氰胺奶到地沟油,从牛肉精到鼠肉串,从水银刀鱼到苏丹红蛋,从瘦肉精到镉大米……中国出现一种接一种骇人听闻的化学食品,食品安全防线一步步走向崩溃”、“严重的重金属污染通过食物链进入人体,导致各种莫名其妙的致命疾病,形同对中华民族的慢性大屠杀”……

 

  ——“80%河流枯竭、2/3草原沙化、668座城市被垃圾包围、2000万女人卖淫、年伐200万棵树制成筷子卖给日本、3亿农民喝不到干净水、4亿多城市居民呼吸不到新鲜空气、刑事案件年发400万例、外企每年获利高达4万亿、耕地面积每年以10万亩缩减”、“世行称中国劳动者税率达45%高出美国近一倍”、“中国工人的工资只占企业运营成本的10%,几乎是全世界最低”、“64%城市地下水严重污染,清洁的仅3%”、“全国70%的主要河流严重污染。哈佛大学的研究显示,污染已渗入中国地下。受监测的水井中,超过一半的井水作为饮用水是不安全的”“中国地质调查报告估计,现在90%的城市依靠受污染的地下水过活”、“中国成世界最大电子垃圾筐”、“吉林大火死120人门反锁防女工上厕所”、“内蒙古十几万居民遭水荒部分小区已经断水数月”、“病猪死了被集中丢进江里”、“纽约时报:120万中国人因空气污染提前死亡”、“中国癌情告急:7到8人中就有1人死于癌症”、“全国每6分钟就有一人被确诊为癌症,每天有8550人成为癌症患者,每七到八人中就有一人死于癌症”、“每年新发癌症病例约350万,因癌症死亡约250万”、“南京幼女饿死事件震惊全国”、“孩子整夜拍着门喊着妈妈”、“饿得趴在马桶里吃粪便”、“最后孩子抱出来的时候都已经已经风干了”、“重庆下岗女工饿死被发现时只剩白骨”、“举世震惊:28天9起特大事故死亡261人伤128人”、“沙逼北京、猪投上海,中国还有什么不吓人?”、“喂人民服雾”……

 

  许多中国人百思不得其解:明明是让中华民族断子绝孙的事,连普通老百姓都看得出来,为什么“顶层设计”了这一切的“公知”楞是无动于衷?为什么连象样的解释都不屑给一个?这些善良的中国人错就错在想当然地以为“公知”跟自己一样,也是从“维护中华民族生存”的立场出发看问题。殊不知人家是“花钱买屁——要的就是这个味”,要的就是灭绝大多数中国人,根本就没打算让中国人继续生存下去,所以才根本不在乎把中国的资源卖光、环境毁光、农田铲光……所以才对外国电视台“杀光中国人”的煽动教唆无动于衷,所以才特意立法“非暴力犯罪不判死刑”——玩弄“改革”规矩灭绝多少亿人,即使被揭穿被揪住也属于“非暴力犯罪”,不至于掉脑袋。这足以证明文人确实蓄意灭绝多数中国人,否则为什么如此高瞻远瞩未雨绸缪,现在就给自己万一阴谋败露时留下了后路?对“公知”的阴险歹毒狡诈怯懦,善良人们的想象力永远跟不上趟。

 

  “优胜劣汰”灭绝“劣等人”方法可以有许多种。纳粹德国用毒气室直截了当地集体屠杀是一种,“公知”用“精英”、“上智下愚”篡夺权力,“顶层设计”各种方式“淘汰垃圾人口”是另一种。

 

  普通强盗杀人总爱说自己是迫不得已,换句话说等于承认杀人不是什么理直气壮的光彩事情。而“公知”的“淘汰垃圾人口”却为大规模屠杀提供了理论武装,把灭绝人性合理化、正义化,使杀人犯不但不觉得理亏心怯,反而理直气壮,甚至产生完成神圣使命的荣誉感——我不是在丧尽天良,而是在“替天行道”,为“优秀人口”除去污浊的垃圾丑类,使人类未来的生活更加美好……

 

  “公知”如此处心积虑迫不及待要“淘汰垃圾人口”灭绝中国老百姓还有另外一层原因。

 

  中国从鸦片战争起一步步走向沉沦,几乎崩溃灭亡,但终于通过艰苦卓绝的浴血奋战扭转乾坤起死回生,重新统一,重新崛起。这场千年未有的天翻地覆的命运大拼搏、历史大转折对中国社会所有阶级、所有人都是一场毫不留情的大浪淘沙。在历史的考核面前,中国文人“公知”原形毕露,充分暴露出他们是一群好吃懒做、无能怯懦、一盘散沙、只会内斗、只会嫉贤妒能、祸国殃民的内奸寄生虫。亲身经历了这场历史大变革的老百姓亲眼看到真正的社会栋梁是毛泽东领导的中国共产党而不是文人“公知”——以前老百姓都盲目地以为没有“公知”什么也干不成,“天上的文曲星是打不得的,地上的‘公知’是碰不得的”,得罪了“公知”不得了,“‘公知’很生气,情况很严重”。而现实却告诉人们:“公知”屁也不懂,光会卖嘴扯蛋。没他们参加,中国老百姓照样跟着毛泽东救了中国建立了新中国实现了工业化现代化。闹了半天“公知”根本没什么了不起,没他们天塌不下来,地球照样转。

 

  这一切使文人“公知”处心积虑几千年打造的“上智下愚”、“秀才不出门,全知天下事”、“社会必须由‘精英’治理”等神话彻底破产。而“公知”要生存就必须抢劫老百姓,要抢劫老百姓就必须用软暴力征服老百姓,要用软暴力征服老百姓就必须重新建立起“上智下愚”、“天上的文曲星是打不得的,地上的‘公知’是碰不得的”等神话。怎么重新建立?凡是知道“公知”老底的人都必须消灭。也就是说,凡是经历过中国历史大变动、经历过毛泽东时代、知道“公知”被扭转中国命运的历史大变动证明是一群窝囊费这个事实的老百姓都必须除掉灭口,有一亿消灭一亿,有十亿消灭十亿。所以“公知”才会如此迫不及待不遗余力推行那些人口灭绝的“顶层设计”。

 

  毛泽东说:“谁是我们的敌人?谁是我们的朋友?这个问题是革命的首要问题。”

 

  毛泽东指出:对知识分子区分敌我的唯一标准是看其与人民群众的关系:“革命的或不革命的或反革命的知识分子的最后的分界,看其是否愿意并且实行和工农民众相结合。”“愿意并且实行和工农结合的,是革命的,否则就是不革命的,或者是反革命的。”“我们看人的时候……只要看他和广大的工农群众的关系如何,就完全清楚了。只有这一个辨别的标准,没有第二个标准。”

 

  存在决定意识。利益决定立场。屁股决定脑袋。“公知”不创造财富、必须用软暴力抢劫财富的根本存在决定他们必须与老百姓为敌的根本立场。不管“公知”如何花言巧语,也不过是“鬼子偷地雷”——乍一看花枝招展,仔细看满脸狰狞。“公知”的利益决定他们必然走向“淘汰垃圾人口”的纳粹之路。“公知”对老百姓的一切敌视言行所做所为充分证明“公知”是在政治、经济、军事、文化等一切方面都阻挠中国社会前进而没有丝毫进步作用的邪恶的有文化的流氓犯罪团伙,不仅是公害,而且是公敌。

 

  面对坚持用“淘汰垃圾人口”灭绝多数中国人的“公知”这个穷凶极恶的公敌,想生存就必须丢掉幻想,坚决斗争——你不斗它,它要斗你;你不打倒它,它要打倒你,你不消灭它,它要消灭你。不是你死就是我亡,没有其它出路。



黎阳:公知 公害 公敌()——"知识分子"与"公知"的区别


  评论这张
 
阅读(51)|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