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沉默的麻雀的博客

中外老照片精华荟萃 历史影像 环球博览 军事贴图......

 
 
 

日志

 
 

半床花影A:1958年至1961年的那些事儿(五)  

2017-04-06 23:47:40|  分类: 红色时代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作者:半床花影A


14.大调整

 

1960年,全国性的粮荒使绝大多数人陷入了忍饥挨饿的状况。5、6月间,京、津、沪和辽宁的大工业城市频频告急,调入的粮食不够销售,库存几乎挖空,有的地方只能维持7天左右。如果不采取紧急措施,就有脱销的危险。为此,中央分别于5月和6月两次发出调运粮食的紧急指示,采取降低城乡口粮标准和食油定量,并提倡采集和制造代食品等应急措施。同时,粮食紧缺也影响到家畜、家禽的饲养,肉、禽、蛋的供应量急剧减少。许多日用工业品也紧缺起来,因为不少日用工业品的原料来自农副产品。棉花、烟叶也因为受灾而产量大减,以致香烟、棉线等都得凭票供应。大量的工业建设项目和科研项目因为苏联专家的撤走和苏联、东欧国家停止供应设备或原料而陷于停顿或中断。由于苏联停止了对中国的石油供应,全国又闹起了油荒,百分之七十以上的汽车因为缺油而被迫“趴窝”,各个城市的公共汽车都背上了用橡皮做的“沼气包”。

严峻的经济形势,迫使中国的领导人不得不开始正视现实,寻找克服困难的办法,从而着手进行经济方针和政策上的大调整。

1960年7月5日至8月10日,中共中央在北戴河召开工作会议。8月10日,毛泽东在会上作了重要讲话,特别强调了农业问题。他说:“民以食为天,第一条是吃饭,请同志们注意”。他主张多给农民自由,农村在以集体所有制占优势的前提下,要有部分的个人所有制,只有大集体、没有小自由不行。个人所有制的部分一定还是要的,就是讲,田边屋后总要给他一点自留地。

这次工作会议通过了《中央关于全党动手,大办农业,大办粮食的指示》,以及《中央关于开展以保粮、保钢为中心的增产节约运动的指示》。同时,会议还初步讨论了要对国民经济实行调整的问题。

周恩来和李富春在1960年8月份研究1961年国民经济计划控制数字时,提出了“调整、巩固、充实、提高”八字方针,这一方针很快得到毛泽东和其他中央领导人的一致赞成。在1961年1月召开的中共党八届九中全会上,此方针获得一致通过。八字方针的基本内容是:调整国民经济各部门的比例关系,主要是农轻重、工业内部、生产与基建、积累与消费等比例关系;巩固已经取得的经济建设成果;充实那些以工业品为原料的轻工业和手工业品的生产,发展塑料、化纤等新兴工业;提高产品质量,改善企业管理,提高劳动生产率。八字方针的中心是调整。通过调整,适当控制重工业的发展速度,特别是钢铁工业的发展速度。同时适当缩小基本建设规模,使工业和农业之间、重工业和轻工业之间、积累与消费之间的比例趋于协调,使国家建设和人民生活得到统筹兼顾,全面安排。

此前和此后,中央又采取了一系列的重大措施来落实八字方针:

(1)调整农业政策。

从1960年10月起,中央开始部署整风整社,坚决肃清人民公社化运动中出现的“五风”:“共产风”、浮夸风、强迫命令风、生产瞎指挥风和干部特殊化风。11月,中央发出《关于农村人民公社当前政策问题的紧急指示信》,其核心是要求全党用最大的努力来纠正“共产风”,并作出12条规定,重申“三级所有,队为基础,是现阶段人民公社的根本制度”;彻底清理一平二调;加强生产队的基本所有制;允许社员经营少量自留地和小规模的家庭副业;坚持按劳分配原则;恢复农村集市,等等。

接着,中央又起草和制定了《农村人民公社工作条例》(简称农业六十条),该条例的草案于1961年3月22日中共中央工作会议通过,又在1961年5月21日至6月12日召开的中共中央工作会议上通过了该条例的修正草案。农业六十条进一步确定了现阶段人民公社的基本制度。同时,国家在人力、物力和财力上加强了对农业的支持。一方面,压缩在“大跃进”中过度膨胀的城镇人口,压缩农村水利建设规模和精简农村文教等事业,减轻农民负担,充实农业劳动力。另一方面,增加农村社队所需贷款和物资,提高粮食等农副产品的收购价格,促进农业生产的恢复,增加农民的收益。针对当时人民公社内部严重存在的队与队、社员与社员之间的平均主义,农业六十条中对于纠正社、队规模偏大,公社对下级管得太多太死,民主制度和经营管理制度不健全等方面的问题,作了比较系统的规定,并在修正草案中进一步规定取消分配上的供给制部分,停办公共食堂。

这里顺便提一下,文革中批判刘少奇在三年困难时期搞“三自一包”,走资本主义道路。其实,“三自”中的“自留地”和“自由市埸”(开放农村集市)是写入中央决议,毛泽东也赞成的,而“自负盈亏”也是符合“三级所有,队为基础”这个人民公社基本制度的。至于“包产到户”,文革中刘少奇被批斗时辩解说,这是安徽曾希圣先搞起来的,他的错误只在于没有及时制止而已。但是,我的看法,包产到户虽然使农业集体化走了回头路,但在1960年那个特殊困难时期,确有助于农业摆脱困境。

(2)实行一系列有利农业的措施。

中央下令,对“共产风”中平调生产队和社员个人的各种财物和劳力,必须进行认真清理,坚决退赔。用毛泽东的话来说,县、社赔不起,就是破产也要赔。据统计,1961年共付给农民退赔款18.5亿元,加上其他财物,共退赔了约75亿元。

减少粮食征购,减轻农民负担。根据农村粮食紧张的情况,采取少购少销政策。1961年征购量809.4亿斤,比1960年的实际1021亿斤少212亿斤。同时,对农业税税率进行了适当调整,1961年农业税征收额为240亿斤,比1960年减少98亿斤。

压缩水利等农田基本建设,精简县社工业、多种经营和文教卫生等事业,挤出劳动力充实生产第一线。从1960年秋到1961年春,新增农业生产第一线的劳动力2913万人,农村劳动力占农村人口的比重增至39%,固定归生产队支配的劳动力占农村劳动力总数的比重增至89.1%。

1961年1月,决定提高粮食等农副产品收购价格,平均提高幅度是:粮食20%,油料13%,生猪26%,家畜和蛋37%。部分省市还对烤烟、麻、茶叶等农产品收购价作了调整,提高幅度达30%一50%。把农副产品区分为一、二、三类,分别采取不同的收购政策:对一类产品(粮、棉、油),继续坚持统购统销的政策;对二类产品(猪、牛、羊、鸡、蛋、烤烟等24种),通过合同进行洽购,完成任务后可上市自由销售;对三类产品(不属上述一、二类的农副产品),则允许上市出售,自由定价。

加强工业对农业的支援,如增拨钢材、木材、毛竹、桐油等,组织手工业和部分工业企业全力修复、赶制中心农具、农业机械和运输工具。到1961年,农业机械总动力为911万马力。化肥、拖拉机、农药等支农工业的投资在整个基本建设投资中的比重,1960年为16.7%,1961年增至18.4%。

(3)精简职工,减少城镇吃商品粮的人口。

从1961年起,城市的各行各业,尤其是各全民所有制单位,大量精简职工,动员一部分新招职工回乡务农。我们都知道,一般情况下,招工容易辞工难,所以,各单位都号召共产党员和干部家属带头辞职,回农村务农。1961年当年全国职工人数减少960万人,城镇人口减少1000万人左右;到1963年6月,全国共减少职工1887万人,减少城镇人口2600万人。

1960年9月,中共中央政治局决定成立六个中央局,作为中央派驻各地的代表机构。1961年1月,中央规定,在二三年内,经济管理大权应更多地集中在中央和中央局。所有生产、基建、物资、劳动、收购、财务工作都要执行全国一盘棋,上下一本帐的方针,不得层层加码。货币发行权归中央,财政要集中,不许有赤字预算。同时,必须加强财政管理,改进基本建设拨款监督工作和税收管理工作,划清国家财政收支和人民公社财务收支的界限。中央还决定,从1961年1月起,全国企业利润收入的比例从13.2%降至6.9%,并规定此项资金不得用于计划外的基本建设。陆续制定了手工业、工业、商业、财政、金融等方面的管理条例,健全规章制度,整顿经济秩序。这种集中统一管理,有利于把全国财力、物力集中起来,用于最迫切需要的方面。,

(5)进行工业方面的一系列大调整。

压缩基本建设规模。全国基本建设投资总额,1960年为384亿元,1961年压缩到123.4亿元,1962年进一步压缩到67.6亿元,与此相适应,积累率由1960年的39.6%下降到1961年的19.2%,1962年降至10.4%。

缩短重工业战线。1960年钢产量为1866万吨,1962年减少到 667万吨;煤炭产量由1960年的3.9亿吨减少到1962年的2.2亿吨。对于那些没有原料、材料资源的企业,物质消耗过多、产品质量低劣、成本很高、长期亏本在短期内又不能改变的企业,区别不同情况,或者关闭,或者暂时停止生产,或者与别的企业合并,或者转产别的产品,使工业企业的数量减少,组织结构趋于合理。1959年全国工业企业有31.8万个,1962年减少到19.7万个。通过调整,重工业产值占工农业总产值的比重,由1960年的52.1%下降为1962年的32.3%。

充实急需的工业生产,整顿和提高经济管理水平。努力恢复传统手工业和一般轻工业产品生产,同时注意发展合成洗涤剂、塑料和化学纤维工业,加快发展石油工业。

(6)消灭财政赤字,稳定市场。

大力压缩财政支出,特别是压缩基本建设拨款和各项事业费支出,扭转企业亏损;在保证生活必需品价格基本稳定的前提下,对针织品、自行车、钟表、茶叶、酒以及某些糕点和糖果实行高价政策,以回笼货币;同时坚决打击市场上的投机倒把活动。

 

由于采取了上述一系列调整措施,加上外贸方面从粮食出口改为粮食进口。1961年虽然仍是个灾年,但从1961年中期起,经济形势有了明显的好转。



15.1961年的粮食进口

 

网上不少文章对中共政府在三年饥荒时期眼睁睁看着老百姓饿死而拒绝国际援助,不向国外进口粮食这一点进行指摘,但这不是事实,1960年秋后,在该年粮食严重减产已成事实的情况下,中国政府曾决定,从以往年度粮食出口改为粮食进口,克服各种困难,从国外进口了大批粮食。

1960年底,陈云经过考察,提出了进口粮食的意见。根据陈云的意见,1960 年11 月29 日,李先念给毛泽东、周恩来等写信,正式提出进口粮食的建议。周恩来于12 月5 日批示:“已告先念同志照办。”毛泽东于12 月12 日晨批示:“退先念同志。完全同意。能进口二十亿斤,更好。”(李先念建议的进口粮食数为12亿斤)

进口粮食计划的规模迅速扩大。1960 年12月底,周恩来、陈云、李先念商议,进口150 万吨粮食。1961年3月20日,中共中央在广州会议上正式作出了1961年进口粮食500万吨、翌年进口350万吨至400万吨的决定。

1961年2月,第一船进口粮食从澳大利亚运到天津新港。

1961年我国进口的粮食主要来自加拿大、澳大利亚、法国、阿根廷、联邦德国、意大利等国。中国紧急粮食进口计划的实施,得到这些国家粮食出口机构乃至政府的破例合作。比如,当我国初次从加拿大进口粮食时,两国尚未建立外交关系。依据加拿大法规,官方特许的银行不得向尚未建立外交关系的国家提供出口商业信用。然而,加拿大小麦委员会成功地说服了加拿大政府,破例同意加拿大有关银行为我国第一批小麦进口提供了短期出口信贷。我国从澳大利亚进口的小麦也争取到了较为优惠的条件。

美国是世界粮食市场的最大供应国,报价也较低。早在1961年初,中国政府就考虑了从美国进口粮食的可能性。1961 年1 月肯尼迪就任美国总统后,也曾表示,可以考虑基于人道主义原则,向中国出口粮食。但是,出于政治上的考虑,中国最终没有直接从美国进口粮食。但是,1961年上半年,加拿大、澳大利亚等国放出“卖粮食不能迟期付款”的空气,可能还要涨价。陈云考虑到国家宝贵的外汇应当发挥最大的作用,在1961年8月的庐山中央工作会议上,向毛泽东提出,可否通过当时同中国关系比较密切的法国转口购买美国粮食,毛泽东表示可以。不久后,美国粮食也通过转口进入中国。

1961年,中国还曾主动向苏联提出进口粮食的要求。有论者提出,当时中国出于“争气”、“面子”等因素,有意不从苏联进口粮食。这种看法是不准确的。8月22日,周恩来会见苏联外贸部副部长米库金时询问:“苏联能不能卖给我们粮食,采取我们向加拿大、澳大利亚等资本主义国家进口粮食的办法。因为今年加拿大、美国、澳大利亚都发生旱灾,明年我们需要进口的粮食数量和今年可能差不多,但是也许不可能从加拿大和澳大利亚进口那样多数量的粮食,如果苏联能卖给我们粮食,我们提出一个办法,请苏联政府研究。数量是200万吨,包括黑麦、小麦、大麦等,主要是黑麦。”苏方经过研究,于10月由科兹洛夫在平壤通知邓小平,由于苏联的粮食也很困难,无力向中国出口粮食,经中国驻苏使馆了解,苏联的理由属实。

尽管中国没有能够从苏联进口到粮食,但还是以“借用”方式从苏联周转到粮食应急。1961年,苏联两次主动提出对中国的粮食援助方案。一次是1961 年2月27日,赫鲁晓夫致信毛泽东,提议1961年8月底前,以借用方式,向中国提供100万吨谷物和50万吨古巴糖。中国决定把100万吨粮食作为备用,接受50万吨糖。后来由于中国顺利地进口到粮食,100万吨备用粮食最终没有使用。另一次是苏联提出借与中国30万吨粮食渡荒,中国予以接受。

中国的灾情,逐步为国际社会所了解。于是,陆续有一些国家提出向中国提供不同形式的粮食援助。中国努力致力于按照世界市场一般规则进口粮食,但对国际援助特别是西方的援助持谨慎态度。1961年1月26日,中国外交部对驻外使馆发出指示,“如有人将贸易和长期付款,联系‘救济’、‘援助’,可予拒绝。”中国在1961年唯一接受的国际无偿粮食援助来自蒙古国。这也是三年困难时期,中国唯一正式接受的外国无偿援助。外贸部部长叶季壮在外贸部党组会议上透露:蒙古国主动提出要无偿援助我小麦1万吨,面粉6千吨、牛羊肉1千吨。据周恩来介绍,对于蒙古国援助的粮食,中国想以贸易支付方式偿还,蒙古国没有同意,说过去中国也无偿援助过他们。
  1961年,美国肯尼迪政府曾设想以民间方式捐赠粮食,被中国拒绝。对其他来自西方国家的粮食援助,中国也持类似的立场。中国拒绝西方国家的粮食援助,无疑存在政治方面的动机,但也不尽如此。考虑到一个曾经饱受西方列强欺凌,并且仍然处于十分落后状态的国家,必然有着超乎寻常的自尊感受。因此作出那样的决定未必是正确的,却是可以理解的。

中国在1961年合计购买了580多万吨粮食,需4亿美元的外汇,加上购买古巴糖约需1亿美元,合计约需5亿美元,占当年国家进口总额三成多。而1960年的国家外汇储备仅1.02亿美元。在此之前,中国是出口粮食换取外汇的,一出一进,外汇紧张状况顿显。国家采取了多种办法以来支持粮食进口。

(1)出售黄金白银和延期付款

1960年12月,中央计划,“除已批准出售白银8000万两值7200万美元以外,还要出售黄金40万两和白银6000万两共值6800万美元。以上收支相抵,还差5000万美元,需要以金银和物资出口相抵或者减少入口求得平衡”。1961年1月,中央进一步决定,由原计划出口“黄金41万两,再增加40万两,共出口81万两”。统计显示,中国的黄金储备由1959年的400万盎司,下降到1962年的300万盎司。1961年1月19日,陈云在中共中央工作会议上讲话时透露,为了进口粮食“人民银行把存的首饰银器等等交到冶炼厂炼成银块出口,还拿了相当大量的黄金出口”。此外,为了集中使用外汇于粮食进口,中央认为原来的地方外汇分成办法很难执行了,决定“暂时停止(地方外汇)分成”,1961年把拨付地方的外汇减少到2000万美元。

1961年,中国政府还利用延期付款的方式来进口粮食。一般是40%现款,60%延期付款一至两年,有的延期付款部分达到75%。延期付款虽然要支付利息,但为国家短期内进口大量粮食救急创造了条件。

(2)减少工业设备进口

为了平衡对外贸易,把有限的外汇用在进口粮食方面,中国政府不仅主动把高速行进的工业化减速甚至倒退,坚决减少粮食以外的物资进口,而且绝没有为了“面子”而勒紧裤腰带还债。面对严重粮食危机,在1960年12月30日的中央工作会议上,毛泽东提出了“一吃饭,二市场,三建设”的工作方针。据此,外贸部门确定了“吃饭第一”的进口规划。为保证粮食优先进口,1961年2月,中央规定了如下进口次序:“第一,粮食;第二,化肥、农药、药品、油脂;第三,用于加工成品出口的原料和化工材料;第四,政治照顾性的物资;第五,橡胶、石油、铜、铝、钢材、尖端技术和国防所需器材、工业设备。”3月8日,外贸部进一步明确规定:当年只订购前三类进口物资,对四、五类暂停进口。

同时,国家断然决定停止原定出口粮食和其他农副产品给苏联、东欧的计划,撤销从这些国家的工业设备的预订货,不惜为此承受巨大政治压力。1960年12月,中央决定:“对苏联的出口额,由1960年的预计31.9亿卢布,减为22.2亿卢布。粮、棉、油等主要农副产品基本不给。但是日用工业品和矿产品大体照旧。这样做可以减少政治上的被动。”对东欧的欠账,粮、油也予以缓还。由于停止对苏联、东欧国家的主要农副产品供应,为减少对苏联、东欧的欠账,国家大量撤销与这些国家的已订工业设备的进口合同。力度是非常大的,“成套设备和工业器材,1960年进口预计为53.8亿元,1961年减为25.8亿元”。中国大量撤销从苏联、东欧已订工业设备,不可避免地对这些国家的经济造成不利影响。为此,1961年3月8日,周恩来亲自接见各社会主义国家的驻华使节,介绍中国国内的情况,寻求各国谅解:“由于持续两年的自然灾害,去年对苏欠交11亿旧卢布,对东欧国家欠交4.2亿旧卢布,今年不能全部归还,要逐年归还。由于农业减产,农产品不能出口,由于使用了大量人力做救灾工作,矿产品因人力不足和运输困难,也要减少出口,今年贸易额不得不大大下降。由于出口的减少,进口也要有相应的减少。今年减少出口、减少进口、欠账推迟归还,这是我们对兄弟国家最大的要求,也就是对我们战胜灾荒最大的帮助。如果各兄弟国家能满足我们的要求,我们就非常感谢。”总体上,苏联、东欧多数国家对中方的要求表示理解。据1961年12月26日的《外贸通报》,“只有德、捷两国对华态度特别坏。民主德国派其政治局委员马特恩来我国板起面孔向我要债,经过周恩来严肃批驳了马特恩的无理要求,德方始有所收敛”。

(3)努力扩大出口

李先念指出:“为了保粮食,一定要把一切可以挤出来的东西出口,或者用于出口工业品的生产”。

当时的出口局面是不容乐观的,为了增加出口,平衡进口粮食所带来的外汇收支逆差,国家采取了以下措施:

首先,加强对出口工作的领导。1961年初,中央要求,“中央各有关部门要指定一位副部长负责组织对外贸易货源的工作,切实做到按时间、按品种、按数量、按质量地完成出口供货计划”。

其次,减少一些农副、土特产品和服装的消费,把这些产品尽可能地用于出口。我国的工业品在国际市场上打开销路不容易,农副产品则不同,销路有保证。1961年,国家硬是从牙缝里挤出3.09亿元的农副产品出口。国家还通过减少居民服装消费来支持粮食进口。通过每人再减少一尺布,国家又筹集了可进口10亿斤粮食的外汇。

再次,扩大“以进养出”(即今天的“来料加工”)的规模。这类商品在1960年约为9亿元,1961年增加到13.4亿元,增加近4.4亿元,增幅近50%。

经过艰苦的努力,外贸出口成绩显著,超额完成了任务。1961年,中国没有因大量粮食进口而出现贸易赤字,相反,当年实现贸易顺差0.4亿美元。

据统计,1961年中国共进口粮食580多万吨,净进口440万吨以上,其中小麦进口388万吨,占当年世界小麦进口总量的12.3%。按当时大致人均一年360斤的口粮标准计算,这批进口粮食,相当超过2400万人一年的口粮。对当时处于全国性粮荒的中国人来说,是实实在在的救命粮。

以1961年的粮食进口为契机,中国促进了与加拿大等重要西方国家的贸易关系,大大有利于中国重返世界市场。经过努力,到1965年,中国内地对西方资本主义国家的进出口额在全国进出口总额中所占的比重,已经由1957年的17.9%上升到52.8%。这对于在中苏关系破裂后,中国保持对外经济联系具有重大意义。




待续

半床花影A:1958年至1961年的那些事儿(一)



  评论这张
 
阅读(50)|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