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沉默的麻雀的博客

中外老照片精华荟萃 历史影像 环球博览 军事贴图......

 
 
 

日志

 
 

孙锡良:“山东命案”——祸源哪里找?  

2017-03-29 12:26:23|  分类: 热点时评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2017-03-28   来源:红歌会网  作者:孙锡良

  山东发生“杀辱母者案”之后,并无太大影响,判决一出,举国哗然,都在讨论判决的轻重。慢慢地,大家也都知道了惨案的祸源——高利贷和非法融资。不过,又有几人愿意进一步拷问高利贷和非法融资的祸源在哪里呢?

  经过大致清理,我比较想谈三个重点:一是高利贷及非法融资的罪恶;二是社会的黑恶化,三是群众普遍性的麻木常态。

  先回忆一下轰动全国的“吴英案”。

  我为什么要回忆这一案件?因为我要找出高利贷及非法集资泛滥的乱源。

  2009年,“吴英案”第一次判决,判的是死刑,影响平淡。

  2012年初,案件即将二判。这一次,情形大不同了,公知们将此案彻底政治化。为什么会被政治化呢?原因有三:一是“阿拉伯之春”当时正演得火热;二是茅于轼、张维迎等人呼吁高利贷合法化的呼声特别高;三是配合一些人救温州困局。

  在公知的鼓噪下,很多群众也跟着反对判吴英死刑,把她歌颂成英雄。他们把矛盾引向官员腐败和警察越权,说吴英的资产足以抵清非法融资的总量,狡猾地改变了犯罪的性质,加深了群众对案件的抵制和对政府的仇恨。

  为了论战,我在博文中写了三点:1、吴英犯罪被揭开时,符合非法融资法律条款,情节特别严重,等到2012年房价疯涨时,再以资产价值判断案件性质是不对的;2、把吴英犯罪转嫁为官员犯罪是转移矛盾,是故意混淆不同罪责的做法;3、吴英案的轻判必定触发中国非法融资和高利贷的泛滥。(具体见2012年博文《孙锡良:再谈吴英案,群众又被公知和权贵利用》)

  特别遗憾的是,当年,有人公开承诺要干预“吴英案”。自此始,我开始绝望,我知道形势将一发不可收拾,全国的高利贷会由地下迅速转变为公开化,“吴英案”偏离法律轨道的处理是中国金融治与乱的分水岭。近六年来的结果已经完全印证了我当时的判断,非法融资和高利贷在中国发展到了疯狂至极的地步,已经处于无法无天、无孔不入的状态。

  某些人,以“民间借贷”概念掩盖高利贷和非法融资的实质,这是某些阶层有意为旧社会套路在新中国复生铺路,它与某些人鼓吹“黄赌毒合法化”及“乡绅治村”的思想如出一辙,所有的目标都是复辟旧中国,打倒新中国。这个复辟潮,不只是公知和富人,还有官人。

  各位,请思考一下,这个案子的根源不就是高利贷和非法融资吗?谁是中国高利贷泛滥的祸首?警察管得了高利贷吗?请不要用违法的个别警察来掩盖纵容高利贷的祸源。

  谈完高利贷的罪恶,再说说社会黑化的可怕。

  某些导向让敢于打黑除恶的地方官不敢轻举妄动,风险太大,谁用重典,谁都有可能背上“吻革余业”的大锅。这个过程,看起来千头万绪,其实百姓都心底透亮。

  本案的高利贷者是施害者,杀人者的母亲也是施害者,他们其实都隐含着黑社会的思想在决定自己的行为,敢于放、敢于贷高利贷者,本身就有习惯性用黑规则办事的打算,容易解决的对象,没有显现出来,不容易解决的问题,逼到极限,就出了人命。人命案,在高利贷中最为常见,自古都是这个理,今天不出现,明天还会出现。

  我在看本地电视节目的时候,某台连续一周做“校园贷”跟踪暗访,几乎所有案件都属于高利贷性质,并且每个案件都有报警,警察每次出警的处理方式也都一样:劝高利贷主不要逼太紧,劝贷款者尽快筹钱还款,没有一个警察提到高利贷合同无效。这说明什么呢?说明高利贷在官方、在执法层面已经被认可了,不再被视为非法活动,所有借贷都简单归为“民间借贷”,由双方协商处理即可。

  各位,请思考一下,这个案子的过程不就是黑社会和社会黑思想的悲剧性表现吗?警察为什么不愿意也不敢理直气壮地为人民伸张正义?撇开警察本身的涉黑可能不讲,许多情况下,在黑社会和社会黑面前,警察能自保吗?

  最后,我很想讲讲“吃瓜群众”。

  鲁迅先生对中国人的麻木精神描述得最为深刻,我这里就不多加描写,我只能很无奈地承认:21世纪,中国人的麻木没有比鲁迅先生当年的情形有一丝改观,相反,甚至还更麻木。今天的麻木不是对结果的麻木,是对丑恶现象的麻木,是对所谓“正能量”的奴性,谁若透视痛点,谁就被视为思想极端的负能量。当年,普通人尽管麻木,但geming之声尚且不绝于耳,多少还能促进社会运动风起云涌。如今,麻木的一部分只能麻木到灵魂最深处,除了悦耳之音,很难再听到触及灵魂的呼号,更别奢谈其它。

  我知道,大家都在讲依法治国,大家都在盼法治社会早日到来。是的,法治社会好,我也梦想早日实现。然而,我很想问大家的是:一个多数人不敢为正义而呐喊的国家能走向法治社会吗?正义不存,法治,是谁的法治?正义不存,法律也可能是让良民走向地狱的魔杖。

  在争论山东“杀辱母者案”时,大家都在讲“法律原则”,很少有人把焦点集中到整个公知群导向主体思维回归旧社会的可怕之处,很少有人敢于要求追究放任高利贷合法化的始作俑者。

  如果高利贷不合法,为何高利贷如此公开化?为何高利贷会如此泛滥?

  如果黑社会不合法,那黑社会的手段为何如此普遍通行?

  联想到富人和公知要求回归“1949前的状态”,联想到公知们要求政府返退解放前地主资本家的财产,联想到诸多规则对公知和富人的满足,我对今天整个社会发生的一切现象表示理解,只要复辟的潮流持续,旧中国的一切旧怪象都将更大范围地在未来涌现。

  我们这个社会,某些生存规则正在变乱,而不是变好,贪官被抓数量的增多并不表明生存规则在变好。生存规则变坏的标准是什么?很简单:资本可以奴役一切。资本在中国为所欲为的能力远超世界任何国家,这个趋势还在扩张。

  这件案子,不能再沉默,全国人民都不能漠视,谁漠视这一带有多重历史耻辱性的案件,谁都将有可能成为此类案件的当事人之一,对这个案子,大家必须要求溯源究责。

  朋友们,是刀子杀人厉害还是规则杀人残忍?

  为了不让悲剧反复重演,我还是不厌其烦地提三点小问:

  1、高利贷现象已经很泛滥,谁愿意、谁敢于追究制造高利贷合法化的源头罪人?

  2、黑社会及社会黑很有市场,谁能有办法治出一个人民群众有普遍安全感的大社会?

  3、有什么办法唤醒人民群众的纯洁灵魂和正义精神?




相关博文:


  评论这张
 
阅读(235)| 评论(7)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