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沉默的麻雀的博客

中外老照片精华荟萃 历史影像 环球博览 军事贴图......

 
 
 

日志

 
 

红烈:如何正确识别和处理两类不同性质的矛盾?  

2017-03-06 22:39:51|  分类: 文摘杂谈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作者:红烈   来源:旗帜中流公众号


主流舆论阵地还有一些朋友,他们不但坚持马克思主义,而且坚决批判历史虚无主义等错误思潮,这些都是我们应该拥护的。当然,走资派为了政治需要,有时候也在口头上“反自由化”,实际上是只说不做、声东击西,那是另一种情况,我们必须识破。

  我们今天应该如何正确识别和处理两类不同性质的矛盾?

  ——纪念毛主席《关于正确处理人民内部矛盾的问题》发表60周年

  旗帜中流网特约评论员  红  烈

  毛主席的光辉著作《关于正确处理人民内部矛盾的问题》,至今已经发表60年了。1957年时候的中国,对资本主义工商业的社会主义改造刚刚完成,农业合作化刚刚完成,人民公社化刚刚起步,工人阶级领导的、以工农联盟为基础的人民民主专政初步形成,人民群众正以极大的热情投入社会主义建设。

  60年前,毛主席专门著文讨论人民内部矛盾问题,是为了在刚刚建立的社会主义社会廓清人与人之间的关系,以便使人们更好地面对和处理社会政治、经济生活中面临的问题,以便巩固刚刚建立的社会主义国家和人民民主专政。

  60年后的今天,中国社会的政治形势已经面目全非,各阶级、各阶层的经济状况、政治地位以及各阶级之间的相互关系,同60年前完全不一样了。但是,现在我们面临的,除去资产阶级与无产阶级的矛盾,除去贪官污吏与人民群众的矛盾,除去剥削、压迫者与被剥削、被压迫者之间的矛盾,还有没有人民内部矛盾?我们今天讨论人民内部矛盾问题,还有没有现实意义?

  1976年,毛主席离开我们的时候,中国是一个刚刚建成社会主义制度、但又不十分完善的国家。毛主席逝世40年来,中国社会的政治、经济、文化各个方面发生了很多重大变化。以公有制和计划经济为主体的、工人农民当家作主的新社会,已经蜕变成为私有制经济为主体、少数资产阶级和官僚当家作主的资本主义社会。在这样一个蜕变的过程中,之所以资本主义复辟顺利实现了,我们没有清醒地认识和把握阶级斗争问题,这肯定是主要原因。那么,还有没有一些人民内部矛盾,我们没有正确处理,导致资本主义顺利复辟呢?

  一、我们有没有正确认识眼前利益与长远利益的矛盾?

  回顾起来,我们都知道,党内走资派和资产阶级自由化“精英”分子,他们丑化毛泽东时代的一个手法,就是诬蔑毛泽东时代人们生活水平低,言外之意毛泽东时代给予人民群众的物质利益不够。邓小平本人就曾带头提倡所谓“横着比”——即同资本主义发达国家攀比生活消费水平,从而贬低以往“纵着比”(跟旧社会相比)的思维方式。

  毛主席在《关于正确处理人民内部矛盾的问题》一文中早就指出:“要使全体青年们懂得,我们的国家现在还是一个很穷的国家,并且不可能在短时间内根本改变这种状态,全靠青年和全体人民在几十年时间内,团结奋斗,用自己的双手创造出一个富强的国家。社会主义制度的建立给我们开辟了一条到达理想境界的道路,而理想境界的实现还要靠我们的辛勤劳动。有些青年人以为到了社会主义社会就应当什么都好了,就可以不费气力享受现成的幸福生活了,这是一种不实际的想法。”

  实际上,不光是青年,即使是国企中工作了十几年、几十年的老工人,在“改开”初期滥发奖金的过程中拿到了以前拿不到的奖金,不是很高兴吗?他们有没有察觉同时推行的“厂长负责制”存在问题?还有农村的农民群众,不也是因为国家提高了农产品收购价而高兴吗?与此同时推行的“联产承包”会不会损害集体利益、会不会影响农民今后的利益,他们考虑过吗?

  二、我们曾经只关心物质生活利益,不重视思想方面的斗争

  我们的人民群众,曾经只关心物质生活利益,对于思想意识形态领域里的风向,有时候不够关心,认为那是知识分子的事情,或者是领导干部关心的事情,跟我们老百姓没有多大关系。其实,思想意识领域里的斗争,直接关系到我们国家走什么路,直接关系到人民群众的冷暖安危。毛主席在《关于正确处理人民内部矛盾的问题》一文中指出:“我国社会主义和资本主义之间在意识形态方面的谁胜谁负的斗争,还需要一个相当长的时间才能解决。这是因为资产阶级和从旧社会来的知识分子的影响还要在我国长期存在,作为阶级的意识形态,还要在我国长期存在。如果对于这种形势认识不足,或者根本不认识,那就要犯绝大的错误,就会忽视必要的思想斗争。”毛主席在该文中还指出:“没有正确的政治观点,就等于没有灵魂”

  毛主席1964年在一个批示中写道:“如果我们和我们的后代不能时刻提高警惕,不能逐步提高人民群众的觉悟,社会主义教育工作做得不深不透,各级领导权不是掌握在真正的马克思主义者手里,而被修正主义者所篡夺,则我国还可能要走一段资本主义复辟的道路。”文革中,毛主席号召:“你们要关心国家大事”。思想意识领域里不能辨别是非,就有可能使党和国家在政治上误入歧途,也正如毛主席历来倡导的:“思想上政治上的路线正确与否,是决定一切的”

  三、在思想斗争中,怎样正确识别两类不同性质的矛盾?

  在一个社会主义国家,思想意识领域的斗争,各方都打着动听的旗号,搞“资产阶级自由化”的打着“民主”的旗号,修正主义分子打着马克思主义的旗号,没有一家公开宣称自己反对社会主义、反对人民民主。从表面来看,这些斗争,都应该属于人民内部矛盾,但是在一定条件下,其中的错误思潮则可能成为资本主义复辟的开路先锋。“改开”初期进行的那场所谓“真理标准大讨论”,就是一场生动的表演。在那场表演中,表面上是强调“社会实践检验真理”,似乎是在强调毛主席的历来观点。实际上,当时有人(特别是刚刚夺取领导权的党内一小撮走资派)是在借题发挥,趁机颠覆毛泽东思想(特别是毛主席关于“反修防修”和“无产阶级专政下继续革命”的思想)在党和国家政治生活中的指导地位。当时,吴冷西同志凭着多年的政治经验,对此提出了质疑。遗憾的是,当时更多的党内老干部没有如此的政治敏感,没有及时提出疑问。

  正如毛主席在《关于正确处理人民内部矛盾的问题》一文中所说的:“许多人对于敌我之间的和人民内部的这两类性质不同的矛盾分辨不清,容易混淆在一起。应该承认,这两类矛盾有时是容易混淆的。”

  那么,我们应该怎样做,才能够做到:既不至于混淆两类不同性质的矛盾,又能够敏感地抓住关键问题呢?这就正如毛主席在《关于正确处理人民内部矛盾的问题》一文中指出的那样:“我们是反对一切毒草的,但是我们必须谨慎地辨别什么是真的毒草,什么是真的香花。我们要同群众一起来学会谨慎地辨别香花和毒草,并且一起来用正确的方法同毒草作斗争。”

  当然,如毛主席所说:“同旧社会比较起来,在社会主义社会中,新生事物的成长条件,和过去根本不同了、好得多了。但是压抑新生力量,压抑合理的意见,仍然是常有的事。不是由于有意压抑,只是由于鉴别不清,也会妨碍新生事物的成长。”但是,毛主席同时指出:“资产阶级、小资产阶级,他们的思想意识是一定要反映出来的。一定要在政治问题和思想问题上,用各种办法顽强地表现他们自己。要他们不反映不表现,是不可能的。我们不应当用压制的办法不让他们表现,而应当让他们表现,同时在他们表现的时候,和他们辩论,进行适当的批评。毫无疑问,我们应当批评各种各样的错误思想。不加批评,看着错误思想到处泛滥,任凭它们去占领市场,当然不行。有错误就得批判,有毒草就得进行斗争。”当然,毛主席接着又说:“但是这种批评不应当是教条主义的,不应当用形而上学方法,应当力求用辩证方法。要有科学的分析,要有充分的说服力。教条主义的批评不能解决问题。”

  也许正是沿着这样一个思路,毛主席在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中,才提出要给予人民群众以“大鸣、大放、大辩论、大字报”的权利。在1966年8月8日通过的《关于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的决定》中,毛主席力主“要让群众在这个大革命运动中,自己教育自己,去识别哪些是对的,哪些是错的,哪些作法是正确的,哪些作法是不正确的”

  四、资本主义复辟了,是好事还是坏事?

  《关于正确处理人民内部矛盾的问题》是无产阶级专政下继续革命理论的开篇之作。为什么这样说呢?因为在这篇著作里,虽然还没有明确认识到“党内走资本主义道路的当权派”问题,还没有认识到“我国实行的是商品制度,工资制度也不平等,……搞资本主义很容易”,没有认识到“资产阶级就在共产党内”,但是毛主席当时已经明确指出:“在我国,虽然社会主义改造,在所有制方面说来,已经基本完成,革命时期的大规模的急风暴雨式的群众阶级斗争已经基本结束,但是,被推翻的地主买办阶级的残余还是存在,资产阶级还是存在,小资产阶级刚刚在改造,阶级斗争并没有结束。无产阶级和资产阶级之间的阶级斗争,各派政治力量之间的阶级斗争,无产阶级和资产阶级之间在意识形态方面的阶级斗争,还是长时期的、曲折的,有时甚至是很激烈的。无产阶级要按照自己的世界观改造世界,资产阶级也要按照自己的世界观改造世界。在这一方面,社会主义和资本主义之间谁胜谁负的问题还没有真正解决。”

  毛主席逝世40年来,中国发生了资本主义复辟,工农联盟被瓦解,工人阶级从政治上的领导阶级沦为“打工仔”、“弱势群体”、“帮扶对象”。老百姓早就生动地总结道:“辛辛苦苦三十年,一夜回到解放前”,“过去是帝国主义夹着尾巴逃跑了,现在是帝国主义夹着皮包回来了”。“谁胜谁负”,确实没有解决。

  毛主席在《关于正确处理人民内部矛盾的问题》一文中专门讨论了“坏事能否变成好事”这一问题。毛主席运用辩证唯物主义观点,指出:“我们必须学会全面地看问题,不但要看到事物的正面,也要看到它的反面。在一定的条件下,坏的东西可以引出好的结果,好的东西也可以引出坏的结果。”资本主义复辟了,广大人民“吃二遍苦,受二茬罪”,当然是坏事。但是历史给我们上了一堂生动的阶级斗争教育课,使广大人民认识到了原来不懂得的、或者原来注意不够的一些问题。从这个意义上说,资本主义复辟又是好事。

  40年来的资本主义复辟,是一个“温水煮青蛙”的渐进过程。要使这个过程成为我们子孙后代的一笔财富,使我们的后代从中吸取经验教训,变得聪明起来,这就需要创造一定的条件。毛主席在《关于正确处理人民内部矛盾的问题》一文中指出:“矛盾着的对立的双方互相斗争的结果,无不在一定条件下互相转化。在这里,条件是重要的。没有一定的条件,斗争着的双方都不会转化。”这个条件,不能靠人为主观地幻想出来,比如有人臆造的什么“党内走社会主义道路的当权派”,还有什么“党内高层健康力量”等等。这个转化的条件,必须是客观存在的,经过我们调查研究可以认识到、可以把握住的。这个条件,可能有多项,但是最重要的一条,应该是人民的逐渐觉醒和人民逐渐团结起来。

  五、毛主席离开我们了,我们今天如何正确识别和处理两类不同性质的矛盾?

  在毛泽东时代,民族资产阶级有着两面性。在社会主义改造过程中,实行“公私兼顾、劳资两利”。那时候,私营工厂里出现劳资矛盾,一般地属于人民内部矛盾。但是,今天的社会形势完全不同了,劳动人民当家作主的地位彻底丧失了,今天在各地打工的工人,特别是沿海地区“血汗工厂”里的“打工仔”,他们同私营老板之间的矛盾,在今天很难说是人民内部矛盾。

  在毛泽东时代,对于少数因个人利益而“闹事”的群众,毛主席在《关于正确处理人民内部矛盾的问题》一文中无疑看作人民内部矛盾。毛主席在该文中说:“我们是不赞成闹事的,因为人民内部的矛盾可以用‘团结——批评——团结’的方法去解决,而闹事总会要造成一些损失,不利于社会主义事业的发展。我们相信,我国广大的人民群众是拥护社会主义的,他们很守纪律,很讲道理,决不无故闹事。”但是今天,各地出现了大量因个人遭遇而申诉、上访的群众,他们所面临的矛盾,属于什么性质?这是需要重新考察和认识的。

  今天的思想意识形态领域,与60年前我国的思想领域,也是根本不同了。其中,占主流地位的修正主义思潮(例如所谓“创新了的、发展了的当代马克思主义”),它与真正的马列毛主义之间、与人民群众之间的矛盾,应该属于什么性质?在这一问题上,当今中国的“左派”内部,还有争论。有些人把它看作敌人,有些人则把它看作“自己人”。

  当然,在我国目前的思想领域里,也不能说凡是主流舆论中宣传马克思主义的,都是假马克思主义。其中有一些,恰恰是在困难的条件下坚持宣传马克思主义,尽管他们的言论有时还带有某些不彻底性。另外,主流舆论阵地还有一些朋友,他们不但坚持马克思主义,而且坚决批判历史虚无主义等错误思潮,这些都是我们应该拥护的。当然,走资派为了政治需要,有时候也在口头上“反自由化”,实际上是只说不做、声东击西,那是另一种情况,我们必须识破。

  对于知识界一小撮非主流的反毛、非毛、反共、反社会主义思潮,包括散布这种思潮的人,他们与人民群众之间的矛盾,怎样认识?我们认为,需要分为两种情况,一种是坚决反毛、非毛、反共的死硬分子,这些人是我们的敌人。另一种情况,有些人,特别是一些青年,出于暂时的无知,说了一些错话,他们应该是我们团结、教育、争取的对象,而不应该看作敌人。毛主席在《关于正确处理人民内部矛盾的问题》一文中教导我们:“思想斗争同其他的斗争不同,它不能采取粗暴的强制的方法,只能用细致的讲理的方法。”

  毛主席在《关于正确处理人民内部矛盾的问题》一文说:“要求抽象的自由、抽象的民主的人们认为民主是目的,而不承认民主是手段。民主这个东西,有时看来似乎是目的,实际上,只是一种手段。”“在阶级斗争的社会里,有了剥削阶级剥削劳动人民的自由,就没有劳动人民不受剥削的自由。有了资产阶级的民主,就没有无产阶级和劳动人民的民主。有些资本主义国家也容许共产党合法存在,但是以不危害资产阶级的根本利益为限度,超过这个限度就不容许了。”现在,也有一些人向往抽象的自由、民主。产生这种思想,是有着众所周知的现实原因的,这种思想固然有其片面性,但是我们也不能一概斥之为“资产阶级自由化”,而是要按照毛主席上述教导,耐心地做工作,帮助他们提高认识。

  毛主席在《关于正确处理人民内部矛盾的问题》一文中还指出:“对于非马克思主义的思想,应该采取什么方针呢?对于明显的反革命分子,破坏社会主义事业的分子,事情好办,剥夺他们的言论自由就行了。对于人民内部的错误思想,情形就不相同。禁止这些思想,不允许这些思想有任何发表的机会,行不行呢?当然不行。对待人民内部的思想问题,对待精神世界的问题,用简单的方法去处理,不但不会收效,而且非常有害。不让发表错误意见,结果错误意见还是存在着。而正确的意见如果是在温室里培养出来的,如果没有见过风雨,没有取得免疫力,遇到错误意见就不能打胜仗。因此,只有采取讨论的方法,批评的方法,说理的方法,才能真正发展正确的意见,克服错误的意见,才能真正解决问题。”当今的“左派”队伍中,有些人擅长对一般的错误观点进行激烈的反击,对于散布错误言论的人及其背景情况,则不加分析,一概斥之为“反毛”,而且痛击的力度往往比较激烈,好像这样就显得自己很“拥毛”,这种行为其实是幼稚的。例如,对散布反毛言论的人,打一巴掌了事,这种行为还被看作英雄行为,这些都是我们“左派”队伍里曾经出现过的情况。

  毛主席在《关于正确处理人民内部矛盾的问题》一文中还指出:“肃清反革命分子的问题是敌我矛盾的斗争问题。在人民内部,有些人对于肃反问题的看法,也有一些不同。有两种人的意见,和我们的意见不相同。有右倾思想的人不分敌我,认敌为我。广大群众认为是敌人的人,他们却认为是朋友。有‘左’倾思想的人则把敌我矛盾扩大化,以至把某些人民内部的矛盾也看作敌我矛盾,把某些本来不是反革命的人也看作反革命。这两种看法都是错误的,都不能正确地处理肃反问题,也不能正确地估计我们的肃反工作。”

  “广大群众认为是敌人的人,他们却认为是朋友”,或者“把某些本来不是反革命的人”,例如因思想认识局限而说了一些错话的人,“也看作反革命”,这样两种倾向,在今天中国的“左派”队伍里,是不是都存在呢?也许还有某些人,集上述两种倾向于一身呢!



  评论这张
 
阅读(40)|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