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沉默的麻雀的博客

中外老照片精华荟萃 历史影像 环球博览 军事贴图......

 
 
 

日志

 
 

王中宇:王长江的“理论创新”方向--王长江是“反党”还是“反共”  

2017-03-09 11:53:27|  分类: 热点时评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王中宇 · 2017-03-09 · 来源:乌有之乡


当今反共的大有人在,只要不触犯刑律,也没人拿他怎样。令人作呕的是,坚决反共的王长江,却长期钻营于共产党的中央党校,此人的人品可见一斑。

王中宇:王长江的“理论创新”方向--王长江是“反党”还是“反共” - 沉默的麻雀 - 沉默的麻雀的博客
 

王长江的“理论创新”方向

中共中央党校退休教授王长江是位知名人物,他在中央党校党建教研部主任位置上的雷人言论众所周知。而今虽然已经退休,但作为全国政协委员,他在政协会议上再次发声,大谈防左。以下引文均见《王长江委员:改革进入深水区,需要进一步推进理论创新》(http://www.szhgh.com/Article/news/politics/2017-03-07/132541.html

王长江认为:

近年来,经济快速发展,人们的生活水平提高了,但一个突出问题是社会矛盾,社会意识裂痕加深,社会共识越来越薄弱。在许多重大问题上,人们的看法存在着分歧,有的还明显对立。我认为,问题的根源在于理论创新不够,政治学理论创新没有跟上经济发展的步伐,以前改革在浅水区,很多问题被绕过去了,但现在改革进入深水区,有的问题不得不碰,这就需要进一步推进理论创新。

王长江注意到了社会意识裂痕加深,社会共识越来越薄弱人们的看法存在着分歧,有的还明显对立的现象,而其根源在他看来是理论创新不够。似乎人们在思想上的分裂乃至对立,不是社会现实与社会地位的产物,而是源于理论问题。似乎只要实现了他希望的理论创新,人们看法的分歧与对立就会消解,社会意识裂痕就能弥合。

作为中央党校党建部前主任、享受国务院特殊津贴专家,“理论创新”正是王长江教授的本职工作。于是,按王长江教授自己的逻辑,应当对社会意识裂痕加深,社会共识越来越薄弱负主要责任的,正是他自己及其同事们。

大概是意识到了这个潜在的逻辑陷阱,王长江教授暗示,理论创新不够的原因在于用行政手段解决学术问题。亦即他们缺乏足够的学术自由,限制了其理论创新。去年风头正劲的他在网络上一片讨伐声中黯然退休,或许就是用行政手段解决学术问题的一个例证。

王长江显然认为是他们理论创新的拦路虎:

在我们党内,‘左’的东西一度很有影响。‘左’的东西的一个最大特点,就是拿大帽子吓人。当人们被这种大帽子吓唬住时,理论创新就很难向前迈步。

这年头最频繁地出现的大帽子是“抹黑改革开放”、“文革思维”、“坚持阶级斗争理论”、“主张闭关锁国”等等。一些理论大腕,在事实和逻辑面前理屈词穷之际,总是抛出这些帽子,堵别人的嘴。王长江敢举出使他难堪的“大帽子”吗?如果那真的只是“帽子”而已,有什么好怕的?直陈你的证据和逻辑好了。作为学者,唯一要尊重的不就是证据和逻辑吗?

王长江怕“左”,那他心目中的“左”是什么呢?

在中国当前的话语中,‘左’‘右’概念含混不清。说到‘左’就是僵化、保守,说到‘右’就是激进。

‘左’是‘还走不走’的问题; ‘右’是‘朝哪个方向走’”的问题。

可怜的教授,居然不知道“左”、“右”都是方向问题,是走那条道路的问题。对任何一个社会,方向问题都先于走不走的问题。哪怕王长江教授出了中央党校大门走到街上,也要先决定去哪儿,然后才会迈步。如果王教授站在党校大门口,一步不迈,决不会有人据此称他为“左派”。

过去近四十年,中国走了一条靠利润极大化机制配置社会资源的道路,用当局的正式语言就是:“让市场对资源配置起决定性作用。作为共产党中央党校的教授,王长江想必读过马克思的原著,当然知道,这就是资本主义经济体的本质特征。

如此配置社会资源近四十年后,统计数据清晰地显示:逐利资金高速积累,而社会公众的消费资金相对于逐利资金日渐萎缩,导致了产能越来越超过有效需求,以至于“去产能”成了当局的要务。为维持经济体的运转,当局不得不持续以高于经济增长的速度发行货币,结果导致货币的增速远超过可交易财富的增速,埋下了通货膨胀的地雷。利润极大化机制高效率地将膨胀的货币集中到资本家手中,于是在产能过剩后接着出现了资本过剩。当今中国经济面对的问题盖源于此。对其系统的数据分析见《中国困境的政治经济学透视》(http://pan.baidu.com/s/1kUVbz5H)。被中国的公知们奉为楷模的美、欧、日经济体,同样遇到了无法解决的困境,导致“黑天鹅”乱飞。事实再一次大规模地证明:资本主义经济体不可持续,它只能导致破坏性的冲突和人类的灾难。

面对这样的局面,我们该走向何方?难道不应该进行一场坦率的、务实的、深入的学术讨论吗?作为中国共产党中央党校的前教授,王长江难道不应该在这样的学术讨论后再决定自己的“理论创新”走向何方吗?

作为理论大腕的王长江教授显然对此不肖一顾,他早就选择了自己的走向:

经济发展成绩很大,但顺应经济发展的创新的政治和社会理论没有跟上来。经济发展有一套自己的逻辑,而政治学理论则基本没有摆脱传统的以计划经济为基础的解释框架,两者发生激烈矛盾,导致社会共识淡薄,阻碍了改革进程”

“到底是顺应市场的逻辑,去改变行政体制中一些不适应市场经济的东西,还是改不动的就不改了?我认为必须‘壮士断腕,杀出一条血路’,深化行政体制改革使它更顺应市场经济发展。”

“在经济领域,首先要明晰产权制度,到底用一种什么观念看待产权。过去强调更多的是要个人服从集体,公有财产神圣不可侵犯,私有财产不可侵犯,少了‘神圣’二字,就可以看出差距。

可见王长江的“理论创新”方向异常清晰:

其一,坚持市场逻辑,亦即资本逻辑;

其二,政治改革(他技术性地使用了行政体制改革这个术语)必须顺应市场逻辑;

其三,私有财产神圣不可侵犯。

为此,王长江疾呼壮士断腕,杀出一条血路

网上不少人指控王长江反党,我不认识王长江,不知道他是否反党。可以判断的是:王长江肯定反共。因为他肯定读过《共产党宣言》:“共产党人可以把自己的理论概括为一句话:消灭私有制。

其实当今反共的大有人在,只要不触犯刑律,也没人拿他怎样。令人作呕的是,坚决反共的王长江,却长期钻营于共产党的中央党校,此人的人品可见一斑。令人深思的是,共产党的中央党校居然让这般人品的角色,被评为全国优秀留学回国人员、获国务院特殊津贴、当选“中华十大教育英才”、被批准为全国先进工作者,更盘踞在党建教研部主任的位置上多年,这意味着什么?



孙锡良:拜了孙中山,为何不拜毛泽东?

孙锡良:三赞王长江!

荆南翔:今天和老梁谈谈心:你为啥看不惯雷锋?




  评论这张
 
阅读(167)|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