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沉默的麻雀的博客

中外老照片精华荟萃 历史影像 环球博览 军事贴图......

 
 
 

日志

 
 

大寨“内参”引起轩然大波  

2017-04-10 16:12:47|  分类: 红色时代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来源:《百年潮》

这篇《内部参考》所反映的问题,最早提出来的是几位全国农业劳动模范。

  当时国家提出全国农业发展《纲要》,粮食亩产量的目标是四、五、八,即黄河以北400斤,黄河以南500斤,长江以南800斤。这是第三个五年计划的奋斗目标。现在黄河以北的大寨已经达到774斤,真是令人鼓舞的高产奇迹!

  当时山西省在全国有名的农业劳动模范是李顺达、武侯梨、郭玉恩。他们所在的大队和大寨一样,都是太行山的土石山区。他们或农林牧副全面发展,或耕作精细,或经营管理有方而令人信服。有的在毛泽东编的《中国农村的社会主义高潮》中介绍过,受到过表扬。如今,陈永贵超过这些全国劳模,这对他们震动很大。

  1964年6月14日,以李顺达为首的晋东南地区劳模,不远千里来到大寨参观、学习。我(即作者,新华社记者)随同参观采访。

  在听了陈永贵介绍大寨的情况和整地、耕作方法后,劳模李顺达提了个早就在思考的问题:来参观的人这么多,接待任务很重,又经常外出开会,你怎么一年能作300个劳动日?

  陈永贵沉思后答:有这个问题。队里的工作一般在夜里、下雨天办。接待集体参观就要耽误些时间。陪参观一小时,介绍两小时,耽误的时间,我以早出工晚收工的办法补起来。社员也照顾我,让我干些包工活、近地活,有的队干部还到地头帮我干点活。垒坝我一个人顶一个半。去年出工270天,实际做劳动日290个。大队长、会计和我有补贴,别人不补。去年给我补了50个工,全队干部补贴工占社员投工的0.3%。

  这些劳模对大寨下苦功夫整修土地,精耕细作,心服口服,对大寨干部参加劳动也很称赞;但认为大寨的耕地和亩产量,与介绍的数字大有出入。

  这不是故意挑剔,而是要作为学、赶目标所作的测算。但是作为劳模之间的观摩,他们不宜在大寨干部面前谈这个问题,只能对他们认为比较公正的记者谈他们的看法。我听了这些劳模的意见以后,不能不加以重视。向分社汇报后,副社长马明要我如实写出,供山西省委领导参阅。

  于是,我就写了一篇《记者来信》。当时写这篇稿子目的是,希望省委有关领导启发陈永贵报产量要实事求是,让李顺达这些劳动模范心服口服,以利于学大寨,赶大寨。

 李顺达这些劳模真有眼力。大寨的耕地面积,陈永贵曾经作过解释。他说,合作化十多年来,每年整修土地,亩数有所增加,后来把增加的120亩耕地种了果树(不算耕地)。他只说到这里,但是来大寨的人却很少看到果树,因为大部分还是树苗。善于利用土地的陈永贵,正式耕地的地角、地边都不空,难道果树苗地能让它空着吗?这些土地不计算耕地面积,但长的庄稼并不差,收的粮食照数算在总产量内。这么一来,这120亩地就作了“无名贡献”。

  1964年4月24日新华社传达刘少奇指示:“最近报纸发的典型多了些。各地对典型要核实一下,免得有浮夸。”根据这个指示,中宣部要求各新闻单位对报道的单位和个人,一定要核实准确,如有差错,要追究记者责任。

  这时反映大寨产量不实的《记者来信》送到省委负责人手里了,未见有什么反响,但我作为记者已尽了责任。

  1964年底,新华社山西分社记者李玉秀、田培植到大寨采访,这时晋中地委派驻大寨的“四清”工作队进村不久。

  谈到大寨的耕地面积,工作队提供了山西农学院科研人员在这里测算的数据。大寨从土改到合作化报的耕地面积一直是802亩,而这位农科人员从播种的种籽推算,可能是1200亩。土地面积多了,平均亩产就少了,由此引出大寨单位面积产量不实。

  两位记者听了工作队提供的情况,就到北京向总社汇报。总社编辑部领导认为应该把情况如实向中央反映,但不要扩大影响,只登《记者反映》。后来田培植对我说,他们写稿时用了我那篇《记者来信》中李顺达等认为大寨耕地不实的材料。

  周恩来总理看到《记者反映》,讲明这件事对国内外的影响后,华北局、山西省领导人知道此事关系重大,立即派山西农林厅长康丕烈和省委办公厅副主任刘贯文,带着一批助手,到大寨丈量耕地。

  1965年1月,由国务院、华北局、山西省、晋中地区、昔阳县共同组成工作组进驻大寨,这就是当时称的“五级丈量队”。他们对大寨土地进行丈量,对粮食进行清库核实,对账目进行清理查对。

  陈永贵和大队干部满肚子委屈。他们觉得大寨人用辛劳和汗水换来的粮食,自己省吃俭用,多向国家卖粮,如今上面却兴师动众来丈量土地,这本身就是对自己的不信任。同时也担心:丈量出少报的土地,自己怎么下得了台,怎样交代?难怪陈永贵一提起丈量大寨土地这件事就咬牙切齿,几年后他还曾对人讲:“很想咬李玉秀一口!”

  当进驻大寨的工作组正会同“四清”工作队丈量土地时,1965年2月7日,华北局第一书记李雪峰、山西省委书记陶鲁笳刚参加了中央一次重要会议就来到大寨。照他们的说法,是着重来解决大寨的土地、产量和“四清”问题的。

  这个时机对陈永贵极为有利。

  在1964年12月15日至28日召开的中央工作会议上,中央向全党全国发出学习大寨的号召。

  于是,说大寨耕地不实成了一个政治问题:“大寨是毛主席树立的旗帜,横加挑剔是不是企图砍旗?”丈量队人员和大寨干部采取了合作的态度。按照陈永贵的说法,大寨的耕地原来是4000多块,经过改造是2000多块,怎么丈量呢?政治家们和陈永贵遇上了难题。他们费尽心思,寻找最佳方案。

  经过陶鲁笳和工作组精心研究,在陈永贵参加的碰头会上,由山西省农林厅一位负责人汇报核实情况:“小果树地和菜地不算。我们考虑有三个方面需要订正:一、5厘以下的地块不能算,共11.037亩;二、菜地12亩少了,应该是20.37亩;小果树地也应多扣。除了经济作物,1964年粮田面积是750亩。”

  陈永贵说:“山地和平川不一样,地块多啦,过去习惯不能上耕牛的地不能算地亩。”核实组尊重陈永贵的意见。

  另一位农林厅干部说:“在750亩粮田中还应扣去45亩,因为洪灾后还没有全部恢复。”

  经过这样七折八扣,核查后的大寨耕地面积为796亩,比陈永贵报的802亩还少了6亩!这就使陈永贵卸下了包袱。

  究竟大寨的耕地是多少?1980年11月,中宣部长王任重指示,由《人民日报》、《光明日报》、中央人民广播电台、新华社联合组成调查组,进行调查。调查报告涉及土地亩数时写道:“据现任大队长介绍,大寨现在分成三个生产队,每个队分得320亩以上。”

  照这样计算,大寨耕地是在960亩以上,比陈永贵报的802亩多了158亩以上,照五级丈量队宣布的796亩则多164亩以上,与李顺达等测算的数字接近。这比原来报的还“少了6亩”距离多大!但在当时,谁怀疑大寨的耕地面积和产量,谁就是“路线斗争”对象。(本博注:为了抹黑否定毛泽东时代走集体化道路的典型,1980年的耕地面积普查数据去算1964年的耕地面积,这思维也够奇葩的!


【历史回眸】1964年:农业学大寨 - 沉默的麻雀 - 沉默的麻雀的博客

 高玉良手持当年的记录本 (见 1964年:农业学大寨


本博注:1982年开始当村主任,1986年开始当书记的高玉良,曾经是陈永贵之后大寨的主要领导。
高玉良说: 
   大寨没有虚报亩产 
    大寨1949年时平均亩产是100斤,1953年是250斤,1963年上升到745斤,1973年是1026斤,1983年达到1200多斤。现在我们亩产是1400-1600斤。随着种子肥料的进步,亩产达到一吨多也是有可能的。 
    我一直搞农业技术,产量全都记在本子里。 
    1958年国家刮起了浮夸风,但是陈永贵并有浮夸。当时有领导动员他多报,被他拒绝了。就为这个,大寨先进单位的资格被勾掉了。直到后来国家整治浮夸风时,才知道大寨没有虚报产量。 
    1963年时毛主席搞起了生产斗争、阶级斗争、科学实验三大革命。我那时已经初中毕业,也算是个小知识分子,从70年代开始在大寨搞农业科学实验。 
    当时中国农科院、山西农科院、晋中农科所、山西农大、昔阳农业科技推广站一同组织了大寨的农业科研小组,我任科研小组组长。 
    科研小组每年都要测产,测得的结果与大队报的只差2-5斤,所以我知道大寨一直都没有虚报。三中全会后有人批评大寨浮夸,但是这连中国农科院都不承认。


  评论这张
 
阅读(13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